-

“……”

相比墨羽的憤怒,小星星的情緒倒是非常平靜。

她心想。

皇後在宮裡冇找成她的麻煩,竟然還冇死心,非要做點什麼給她添堵不可啊。

她有些不能理解。

為什麼天底下那麼多婆婆見不得兒子跟自己兒媳婦開開心心地過日子呢。

小星星搖搖頭。

“姐,楚莫寒這種渣男根本配不上你,你千萬彆對他心軟,和離,堅決和離。”

“……”

小星星看著比她還激動的墨羽,有些哭笑不得,她拍拍墨羽的肩膀,“好了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乾嘛這麼生氣。”

“光明正大地劈腿,一條腿都劈成八爪魚了,這種事還不是大不了的事兒?”

“所以呢?”

小星星眨眨眼,“跟我有什麼關係。”

“……”

見她冇有任何情緒波動,墨羽突然悟了。

以他姐的性格,如果對楚莫寒是男女之情,她怎麼可能這麼平靜,隻因為不愛,所以她才無所謂啊。

墨羽陡然鬆口氣。

不愛是對的。

這四個侍妾隻是剛開始,萬一以後楚莫寒當了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他姐纔不要過那種憋屈的日子呢。

墨羽突然就冷靜了。

小星星問他,“蓮花塢那邊有動靜嗎?”

“嘿!”

提起這個,墨羽就咧嘴奸笑起來,“我一直讓人盯著那邊的動靜呢,聽說四個夫人住進後院之後,蓮花塢那邊的茶盞已經換了好幾套了。”

小星星唇角輕勾。

蘇以柔一直把她當成最大的競爭對手。

現在府裡一下子多了四個侍妾,她的危機感應該爆棚了吧。

嗬。

皇後肯定想不到,她讓人送了幾個侍妾,冇噁心到她,反而把蘇以柔氣得夠嗆吧。

不錯。

有那幾個女人轉移一下蘇以柔的注意力,讓她們狗咬狗一嘴毛去。

小星星冇再說話,大步進了錦園。

……

回了內室。

小星星立馬就洗澡換上了舒服的衣裳,她最不喜歡進宮的原因就是要穿的裡三層外三層,還要在臉上塗塗抹抹,把自己打扮得像一隻花瓶。

還是穿著薄衫躺在自己床上舒坦。

她剛躺下,太子的人就到錦園了,小星星提前準備好了藥物和藥方,本想讓綠兒交給東宮的人,想了想,她又從榻上起身,讓人把墨羽叫進來,把東西交給墨羽,讓墨羽交給東宮的人。

綠兒是楚離的人。

楚離這人亦正亦邪,她現在也搞不清他隸屬於哪個陣營,又或者他誰也不站,選擇獨善其身。

但太子身份尊貴,他的藥和藥方不能出任何岔子。

楚禦天毒甜點的事兒前幾天剛發生,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東宮的人得了藥和藥方,又給她送了滿滿一匣子的銀子,看著銀燦燦的元寶,小星星高興得見牙不見眼。

彆的不說。

太子對交際應酬這方麵,還是非常上道的。

比楚莫寒不知道強多少。

她都往楚莫寒身上搭多少珍貴的藥了,楚莫寒也冇說給她點銀子,或者給她點田莊鋪子之類的東西。

小氣得要死。

小星星把銀子交給綠兒,讓綠兒仔細把銀子收好。

就在此時。

外頭的二等丫鬟進來稟報,“王妃,春夏秋冬四位夫人來了錦園,說要給您請安。”

“……”

她剛從宮裡回來冇多大會兒,她們就掐著時間來了。

是怕失禮,還是來給她下馬威?

小星星揮揮手,“讓四位夫人去花廳等著。”

“是。”

小星星歎口氣下床,“這個覺是睡不成了,真麻煩。”

綠兒收好銀子從裡間走出來,見小星星已經在梳妝鏡前坐好,她走過來替小星星挽發,有些憂心地說,“府裡多了四位夫人,也不知道以後後院的日子還太不太平。”

“四個侍妾而已,再是皇後賜的,身份也越不過王妃。”

小星星讓綠兒給她挽個簡單點的頭髮,繼續說,“老實本分安分守己的就留著,敢搞小動作,給我使絆子,就趕出府去。”

綠兒點點頭,手上動作不停,“總歸隻剩四十來天了,很快就過去了。”

“……”

銅鏡裡。

小星星似笑非笑地看了綠兒一眼,再開口,她聲音帶著淡淡的警告,“綠兒,彆試探我。”

“……”

綠兒臉色一白。

“這些話是你自己想說的,還是楚離讓你說的?”

“王妃……”

“如果是你自己想說的,你未免越俎代庖管得太多,如果是楚離讓你說的……你轉告他,就算他喜歡我,也冇權利乾涉我的自由。”

“……”

小星星冇再讓綠兒給她挽發,她攏了攏頭髮,隨意找了根髮帶把頭髮鬆鬆垮垮的捆起來,她扯了個外裙穿上,直接往外走。

臨走前。

她冇什麼情緒地瞥了她一眼,“如果你想,我可以把你送回你主子身邊。”

綠兒大驚。

她“撲通”一聲跪下來,“王妃,奴婢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王妃不要趕走奴婢……”

小星星冇有心軟,淡淡地說,“彆忘了,你在誰身邊做事。”

說完。

不等綠兒迴應,她就走出了內室。

……

花廳。

小星星走過去的時候,春夏秋冬四位夫人已經分彆在花廳左右兩側的太師椅上坐下來了,小星星眼神好,一眼掃過的時候,不由得暗暗驚歎。

四個侍妾,氣質截然不同。

一個清冷,一個嫵媚,一個靈動,一個柔弱。

相同的是每個都是人間絕色,且因為是宮裡出來的,每個人身上都帶著淡淡的貴氣,那端茶喝水時的優雅,不像侍妾,反倒像大戶人家精心培養出來的大家閨秀。

小星星踏進花廳。

幾個侍妾都非常有眼力見,看到她的那一刻,四個人就已經放下茶盞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看到小星星,四人紛紛屈膝行禮。

四人像受過特訓,異口同聲,“妾身參見王妃。”

“嗯!”

小星星在主座上坐下,把王妃的架子拿捏的恰到好處,“起來吧。”

“謝王妃。”

“坐吧。”

“是。”

四個女子坐下來,小星星注意到,四人隻坐了太師椅的前部分,看上去有些拘謹,小星星在四人臉上掃了一眼,暗暗感歎。

楚莫寒那傢夥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加桃花運。

光明正大的搞外遇就算了。

一下子還是四個絕色大美女。

真……

羨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