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九重天宮內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多,要不了多久這裡的空間就會徹底坍縮崩潰。

沈浪除了相信張道陵之外,彆無選擇。

他按照張道陵的指引,來到了天機盤前,雙掌觸摸盤麵,注入神念。

“嗡嗡嗡!”

天機盤湧動著劇烈的黑白光芒,瞬間將他整個人吞噬淹冇。

電光火石之間,沈浪似乎被捲入了一片黑白空間中。

這處黑白空間內到處颳著黑白雙色的風暴,能讓人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陰陽之力湧動。

而誕生出這陰陽之力的源頭,竟是沈浪頭頂的一塊黑白碎片!

那碎片古拙陳舊,散發著詭秘無比的黑白光芒,形成黑白風暴,在空間內肆虐湧動。

“這是……天機卦盤碎片!”

沈浪凝視著那塊黑白碎片,頓時震驚不已。

幼年張道陵突然出現在沈浪眼前,解釋道:“沈前輩,這塊天機卦盤碎片曾是尊師偶然所得,封印在了天機盤內,即是天機盤的力量源泉。”

“事實上,天機盤其實就是尊師仿造天機卦盤煉製而成的一件法寶,可以最大化的利用天機卦盤碎片的能力。”

“礙於隻有一塊卦盤碎片,所以天機盤的能力有限,即便尊師以夢道之術催動天機盤,也僅能用作窺探,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力量。”

“如果沈前輩體內六塊卦盤碎片能與之融合,必然能使天機盤能力大增,使其發揮出修補天地之能。”

沈浪麵露異色。

想不到即便是童子身的張道陵,居然也能看出自己擁有六塊天機卦盤碎片。

“我體內的天機卦盤碎片隻有六塊,加上這一塊也湊不齊完整的卦盤,你確定有把握靠這殘缺卦盤修補破損的介麵?”沈浪問道。

張道陵坦言道:“成功率至少能在五五之數。”

“好!”

沈浪右手化作魔爪,抓向黑白空間內的那塊天機卦盤碎片。

就當他觸碰到卦盤碎片的那一瞬。

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共鳴之力作用於全身。

“嗡嗡嗡!”

沈浪渾身上下釋放出大片的黑白靈光,體內那塊殘缺不全的天機卦盤被喚醒,破體而出。

他所擁有的殘缺天機卦盤,是以六塊天機卦盤碎片重組形成的殘缺卦盤,有著乾天,坤地,巽風,坎水,艮山,震雷六個卦位。

而黑白空間內的這塊天機卦盤碎片,對應的卦位是“兌澤”位。

“哢嚓!”

殘缺卦盤從沈浪體內的飛出,與他頭頂上空的那塊卦盤碎片彼此結合,發出金玉碰撞般的尖銳聲響。

重組後的天機卦盤多了一個“兌澤”位,如今已有七個卦位,隻缺最後一個“離火”位就能修複完整。

少了一個卦位的天機卦盤仍然是殘缺的,但散發出的能量波動比之前明顯要渾厚深邃許多。

“沈前輩,且借卦盤一用!”

張道陵朝那殘缺的天機卦盤內打出一道黑白靈光。

刹那之間,強烈的黑白光芒將空間內的一切儘數吞噬。

九重天宮內。

“轟隆!”

正中央的天機盤沉重的轟鳴巨響,釋放出無儘的黑白光芒。

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部駐足在這天機盤之上。

天機盤與殘缺的天機卦盤融合後,竟化作一道巨大的黑白光團,猶如彗星般沖天而起,破開了九重天宮內的空間,直達外界。

外界葬魔海。

星域亂流仍在肆虐。

黑白光團裹挾著沈浪和張道陵兩人,從瀕臨崩潰的九重天宮內飛出,無視星域亂流的衝擊,朝天穹之頂急速飛去。

不到幾個呼吸間,黑白光團便抵達了介麵的豁口。

“轟隆!!!”

伴隨著一記天崩地裂般的炸響,黑白光團直接炸開,化作一道巨大的太極圖。

那黑白太極圖上逐漸浮現起乾、震、坎、艮、坤、巽、離、兌,形如卦盤。

一枚金燦燦的指針在黑白卦盤上轉動,每轉動一格,都會發出“轟”的一道宛如暮鼓晨鐘般的巨響聲,震懾天地。

張道陵將自身魂力燃燒到極限,默唸道:“天地同生,五行之祖,陰陽交彙,重立乾坤!”

話音一落,那黑白卦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升騰而起,堵住了破損的介麵缺口。

星域亂流也被一併堵住了。

“轟!轟!轟!”

卦盤上的金色指針飛速轉動,深邃如流沙般的黑白光芒從卦盤中湧出,不斷的修複填充起介麵缺口。

僅數息之間,介麵缺口就小了許多。

沈浪目睹介麵裂縫在逐漸癒合,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但危機尚未解除。

幼年張道陵隻有大羅金仙的修為,還冇等介麵豁口完全修複,他的魂力便消耗到了極限。

這天機盤隻有粗通夢道之術的張道陵才能催動,沈浪無法直接助他催動此寶。

情急之刻,沈浪想到了混沌神石。

他將體內混沌神石中的神力藉由雙掌推出,渡送進張道陵魂體肉身之中。

混沌神石中的神力可以轉化成任何形式的能量,應該能為張道陵所用。

沈浪猜對了。

張道陵吸收了混沌神石的神力後,精神大振,魂力快速恢複,繼續催動起了天機盤。

就這樣。

介麵缺口在張道陵的持續施法下,直至完全修複。

人域介麵逐漸恢複穩定。

天機盤本身所蘊含的能量也消失殆儘,化作了七塊天機卦盤碎片,重新進入了沈浪體內。

“終於結束了。”

沈浪長出一口氣,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小輩也算是完成了尊師交代的任務,感謝沈前輩鼎力相助。”張道陵朝沈浪躬身行禮。

“此次全是你的功勞,該是我謝你纔是。不過,我有幾件事不明白。”

說到這裡,沈浪大有深意的看了張道陵一眼,道:“你不過大羅金仙修為,為何能將天機盤催動自如?又為何會知曉我擁有天機卦盤碎片?”

張道陵坦言道:“沈前輩有所不知,小輩乃是尊師以夢道之術煉化天機卦盤碎片,造出的器靈!故而能將天機盤催動自如,亦能感知到沈前輩體內的天機卦盤碎片。”

“什麼,你是天皇造出的器靈?!”

沈浪大吃一驚。

張道陵更為細緻的解釋道:“確切來說,小輩並非完整的器靈,更像是器靈的一縷分魂。”

“天機卦盤的真正器靈,早在混元時代就已經被吞噬了。小輩,隻是器靈意誌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