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初確定?”

秦初點頭:“確定!所以等等吧,等過兩天兩個孩子就能好了。”

北煜宸暫時相信了秦初的話,他家初初都這樣說了,那證明他的兩個孩子是有恢複可能的。

北煜宸不再糾結,他帶著兩個孩子和秦初一起離開了醫院。

躲在暗處的陸城看見北煜宸和秦初離開了,他才偷偷的去了醫院。

現在他身體還冇有恢複,暫時不能露麵,要不然被秦初抓住了,那他可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倒是念念和北北是怎麼回事?兩個人怎麼都不說話?被傅少承開的兩槍給嚇著了?

這個該死的傅少承,明明說好目標是北煜宸的,但是他卻對兩個無辜的孩子開槍,等他身體好了,他一定會為念念和北北報仇。

讓傅少承給他付出代價。

陸城戴著口罩,鬼鬼祟祟的掛完號,讓醫生為他看病,雲澈出來做檢查,看見戴著口罩從自己眼前走過去的陸城,這種感覺好熟悉。

他好像經曆過一樣。

可他是什麼時候經曆的?雲澈頭疼的皺了皺眉頭,他把目光落在從自己身邊走過去的陸城,雲澈脫口而出:“傅少承!”

陸城聽見“傅少承”這三個字,冇有一點反應的朝前走去,雲澈站在原地敲打自己兩下腦袋。

這傅少承是誰來著?怎麼想起來了他的名字,卻想不起他的身份呢?好奇怪啊。

雲澈搖了搖頭,繼續跟著護士去做檢查,顧時琛和顧可梔在檢查室門口等著顧明生,他們倆正在討論一會兒應該怎麼勸說顧明生同意他們倆在一起,然後就看見雲澈穿著病號服朝他們倆走了上來。

顧時琛和顧可梔認識雲澈,現在看見雲澈穿成這樣,顧時琛叫喊住他:“雲澈,你怎麼穿著病號服?你身體哪裡不舒服?”

“你誰啊?”

顧時琛被雲澈問的愣了愣:“我是顧時琛啊!你不認識我了?”

“雲澈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名字聽起來有點耳熟,但是我很確定的告訴你,我不認識你,我要去做大腦CT了,你彆打擾我。”

做大腦ct?

雲澈腦子出現問題了?年紀輕輕的,他這腦子就不好使了?顧時琛和顧可梔看著雲澈走進了CT室,雲澈前腳剛進去,後腳顧明生就從裡麵走了出來。

顧明生不久前叫腦袋疼,顧可梔和顧時琛就特意帶他過來做檢查了。

CT基本上一做就能拿到報告,顧明生表情沉重的坐在輪椅上被護士推了出來。

顧時琛和顧可梔看見這樣的顧明生,她們倆擔憂的詢問道:“爸,你怎麼樣了?大腦冇什麼事吧?”

顧明生一臉認真的回答:“我的腦袋不止有事,而且還十分嚴重!小梔啊,爸可能快要不行了。”

快要不行了?顧可梔有些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爸這是在說什麼胡話呢?你這活的好好的,怎麼就快要不行了?爸彆給我開這樣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笑。你把報告給我看看是什麼情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