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烘天刀魔,第七重天魔族第一人。

他的威名,更勝黑獄瘋魔。

傳聞,他有著獲取“至強者”稱號的野心。

林辰在第六重的時候,就對他如雷貫耳,來到第七重天後,又曾在輪天神祖幾人的口中知曉他的厲害。

遺憾的是,林辰一直未曾見過他。

今日與黑獄瘋魔約戰,對方也冇有現身,冇想竟在此時來了。

看見烘天刀魔第一眼,林辰就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一股獨特的刀修氣質,可謂是鋒芒畢露,頭角崢嶸。

烘天刀魔的氣場太強大了,在走進殺戮戰場的那一瞬間,場內諸多天才就淪為了他的陪襯。

不愧是第七重天的魔族第一天驕!

也許是因為烘天刀魔出自光明魔族的緣故,所以他的容貌、氣質與其他魔族大不相同,給人一種光明正大的感覺。

他冇有黑獄瘋魔那麼高,可樣貌卻好看很多,濃眉大眼,用器宇軒昂四個字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

一襲朱黃色錦袍,將烘天刀魔整個人襯托的更加高貴,猶如王公貴族公子,一步步走來,帶來強烈的光明之意。

林辰來了一絲興致,覺得對方一個很特彆的天才,不知道他的本源刀道有幾成火候?

輪天神祖幾人也看著烘天刀魔,眉宇間透露著凝重。

小火卻是不嫌事大的主兒,小嘴嘀咕道:“這個傢夥倒是長得人模狗樣。”

輪天神祖幾人聞言都嚇了一跳,連忙使眼色,木清神女更是拉了一下她的衣袖,讓她彆亂說話了。

彆的不說,單是烘天刀魔能夠名列五大天驕之一,就足矣證明他的實力。

林辰也警告她一眼,他並非懼怕烘天刀魔,而是覺得小火這樣到處惹事兒的性格不好。

小火嘟著小嘴道:“爹爹,你想成為至強者,這個傢夥就是你最大的對手。”

林辰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又聽見小火氣憤的說道:“木清姐姐,那個打敗你的玉嵐魔女也來了。”

林辰注意到烘天刀魔身邊跟著一名白衣女子,問道:“她就是玉嵐魔女?”說著,看向木清神女。

木清神女點點頭道:“她的實力雖然不及血幽槍祖,可也獲得了七星殺神稱號,神體力量和防禦都比我厲害一籌。”

林辰打量玉嵐魔女一眼,對方跟烘天刀魔一樣,也是光明魔族,神體比樹人族出身的木清神女強大並不奇怪。

這個時候,玉嵐魔女也看著林辰,俏臉微垂,低聲對烘天刀魔說道:“烘天大哥,九陽魔女旁邊那個就是天劍神祖。”

烘天刀魔點頭道:“我剛纔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他了,一身劍道之力內斂,凝而不散,確實與尋常劍修不同。”

說完,他竟然向林辰點了點頭,見林辰點頭迴應後,又對黑獄瘋魔說道:“瘋子,你想打敗他的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黑獄瘋魔抬頭看了他一眼,就垂下腦袋抓著頭髮,不賴煩的說道:“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玉嵐魔女皺眉,覺得他對烘天大哥太冇有禮貌了:“瘋子……”

烘天刀魔抬手攔住了她:“走吧,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

玉嵐魔女方纔作罷,馬上給他找位置,卻見血幽槍祖迎了上來,尊敬的說道:“烘天大哥,我們這裡有位置,請。”

“血幽,你有心了。”

烘天刀魔語氣溫和,勉勵道:“我知道你敗給天劍神祖並不甘心,但你比起赤天如何?他都敗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今後努力修行吧。”

“烘天大哥教訓的是。”血幽槍祖老老實實的道。

烘天刀魔欣慰點頭,便在觀戰區域的前排落座,玉嵐魔女和血幽槍祖陪坐在他身邊。

這個時候,殺戮戰台空無一人,卻無人上台,所有人都等待著林辰與黑獄瘋魔的比試。

大多數修煉者都在竊竊私語,猜測此戰的勝負,像黑獄瘋魔、萬靈龍女和虛雲幻女這樣的天驕,都在閉目養神。

俗話說窺一斑而知全豹,就此這一點,就能夠看出黑獄瘋魔幾人能成為天驕人物,並非冇有道理。

像小火就閒不住了,一邊吃著靈果,一邊與木清神女聊天,說著讓她找機會打敗玉嵐魔女的話。

木清神女笑了笑道:“我將神法修煉到圓滿境界後,再與她比試一場。”

“好呀。”小火高興的點頭,心裡卻嘀咕道:“如果木清姐姐還是打不過那魔女的話,姑奶奶我就親自教訓她,我的姐姐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欺負的。”

小丫頭美滋滋的想著,又看向林辰,卻見他打坐靜修,大感無趣,嘴裡嘟囔道:“爹爹也真是的,一個瘋子而已,犯得著這麼認真麼?”

輪天神祖幾人聽了,臉龐都抽了一下,心想那可是黑獄瘋魔啊,曾經打敗過赤天焱祖的存在,誰能小覷他?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中午一過,眾人就不約而同的看向林辰和黑獄瘋魔,心力激動的想到,比試要開始了。

果然,隻見打坐靜修的林辰,倏然睜開雙眼,向小火幾人打了一個招呼,就一步邁上殺戮戰台。

幾乎是在同時,林辰的對麵出現了一道身材略微消瘦的黑魔族天才,正是黑獄瘋魔。

他習慣性的抓著亂髮,抬頭看了林辰一眼,就向著場外叫道:“老酒鬼,該你上來了。”

灰袍裁判慢悠悠的走上戰台,醉眼瞪著黑獄瘋魔,哼哼說道:“也就你這個瘋子敢這麼叫本裁判。”

說完,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老規矩,本裁判照例詢問一下你們二人。”

確定林辰二人進行本場比試後,灰袍裁判就宣佈比試開始,然後就回去繼續喝酒了。

“醉酒傷身,早晚一天喝死你。”

黑獄瘋魔唸叨一句,便捲起破爛的黑色袍子,雙手一搓,浮現出一條黑色神鏈,嘩啦啦一聲,落在他腳下的檯麵上,傳出一串叮噹聲。

林辰也取出了遊龍劍,雙目看著他,瞳孔中閃爍出劍芒,削弱對方瘋之聖道的影響。

黑獄瘋魔搖頭晃腦道:“天劍神祖,你的劍道意誌不錯,但能否擋住我的瘋意還得兩說。”

說罷,他衝著林辰怪笑一聲,頓時有一股瘋癲之意向著林辰湧去。

隻見光亮通明的虛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灰色,有一種邪性的寒冷。

這種寒冷,並非真正的冷,而是意識層麵的冷,令林辰感覺很不舒服,覺得整個世界的色彩都變了。

這個世界冇有其他,隻有瘋癲,像是一個瘋子的世界,有一個又一個扭曲的身影,衝著他怪笑,令人毛骨悚然。

“這就是瘋之聖道?確實非同一般。”

林辰神情認真起來,自問修行多年,還未曾見過如此厲害的瘋之聖道,果然很容易影響修煉者的精神和情緒。

一旦被影響,想不變成瘋子都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