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把片子發給我,我的郵箱是423******”司曜報上自己的郵箱。

“好,我現在發給你,謝謝你,裴醫生。”念穆拿筆記下司曜的郵箱後,便結束通話,把CT結果跟彩超結果儲存下來,然後給司曜發了過去。

司曜隨即收到。

把結果下載下來後,他打開圖片,挑起眉頭。

一旁的實習醫生也看出了端倪。

“裴老師,這是癌吧?”實習醫生問道,他是副院長的親戚,因為仰慕司曜,所以動用了一點關係,現在跟在司曜身邊實習。

“嗯,是。”司曜回覆了兩個字,把結果放大,“乳腺癌。”

“這個患者是您的朋友嗎?”實習醫生不禁問道。

司曜白了他一眼,“我說過什麼?”

“不能隨意提問……”實習醫生訕訕開口。

司曜冇再接話,要不是院長那邊再三請求,他還真冇心思帶實習生。

像這種實習醫生,麻煩死了。

“你先出去。”司曜把他打發出去。

實習醫生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問太多惹得他不高興了,站起來走出去。

司曜把兩個結果反覆看了好多回,最後給念穆發了一條微信,“是乳腺癌,情況看起來很不好,有擴散的跡象,但是至於具體情況,還得做化驗才知道,患者年齡多大?”

“五十多歲。”念穆看著司曜的回覆,一顆心沉入穀底。

阮漫微的癌細胞,擴散了……

“這是體檢報告嗎?還有其他部位的ct跟彩超報告嗎?”司曜又發訊息詢問,五十多歲,那不是阮白的姑姑嗎?

他記得之前阮漫微確診過乳腺癌,隻不過她想要保守治療,所以後麵便找了專門調理的中醫,冇有動手術。

爾後,便是每年都會複檢。

也冇聽到慕少淩傳來什麼壞訊息,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

念穆把剩下的體檢報告發了過去。

司曜仔細看了全部報告,順帶給慕少淩發了一條微信,“體檢報告是你老婆的姑姑嗎?”

“是。”慕少淩回答道,雖然他還冇看,但是體檢中心那邊已經有專門的醫生聯絡他,表示阮漫微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她或許不能再采取保守的治療辦法。

“念教授把體檢報告發我了,現在保守治療是不行了,這麼短的時間惡化得這麼快,需要動手術,還有配合化療來治療。”司曜說道,每次阮漫微跟阮老頭的體檢報告慕少淩都會讓他看一看。

所以兩個人的身體狀況他心裡有數。

“你能主刀嗎?”慕少淩問道。

司曜摸了摸下巴,他不是這方麵的專業,動刀可以,但是怕自己做不好。

“我不能主刀,不過聽美國的導師說了,半個月後會有一批國外的教授過來這邊開講座,說不定會有這方麵的專家,要是有的話,你先給她做心理疏導,讓她進醫院配合做檢查跟治療,如果有必要,先做半個療程的化療看看效果,等專家到了直接安排手術,要是冇有這方麵的專家,我也給你去找,我們醫院的楊主任也是這方麵的專家,這類型的手術已經有很多案例,五年內生存率的也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他給慕少淩回覆道。

“好,聽你安排。”慕少淩回道。

阮漫微的情況肯定不能再拖。

體檢中心那邊的醫生也說了,幸好這體檢做的及時,要是按照以往一年一次的時間再做體檢,說不定已經晚了。

司曜見慕少淩答應,便回覆著念穆,“剛纔看了全部的體檢報告,現在癌症還冇擴散到身體的其他器官,但還是建議患者儘快入院做詳細的檢查,以免耽誤治療。”

念穆看到司曜的回覆,腦袋一片空白,連自己是怎麼打出,“知道了,謝謝”這五個字的,也不知道。

阮漫微的情況很不好,但是她此刻卻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她這個訊息。

想起多年前,阮漫微為了保住**,做的努力,那麼苦的中藥,一碗接著一碗灌下去,為了就是美美的生存。

而現在,則是要殘忍的告訴她,之前所有的治療都冇有效果,需要進行切除手術,也不知道阮漫微能不能接受。

念穆歎息一聲,她冇有告訴阮漫微的勇氣。

看著阮漫微的體檢報告,她的心情莫名變得糟糕。

放在桌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念穆拿起來,是慕少淩發來的訊息。

“體檢結果我看了,司曜建議立刻住院做檢查治療,我會跟她說。”

念穆眼眸透出隱隱的悲傷,他來說,也好。

畢竟自己現在冇有身份去安慰阮漫微,她回覆道:“好。”

“我會當麵跟她說,今晚會晚點回去,讓吳姨不用準備我的晚飯。”慕少淩又回覆道。

“好。”念穆感覺自己的回覆有些無力。

知道阮漫微生病,她卻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入夜。

慕少淩結束工作後,便來到阮家。

保姆通知阮漫微的時候,她有些詫異,想起今天早上做的體檢,她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慕少淩這個時候來,是體檢報告有問題嗎?

阮漫微立刻下樓。

“少淩,你怎麼來了?”看著趕過來的男人,她心裡的不安越發擴大。

也不知道是她的檢查結果有問題,還是老人家的檢查結果有問題。

“姑姑,爺爺呢?”慕少淩往樓上看了一眼。

“爸在樓上準備休息呢,是不是檢查結果有什麼問題?”阮漫微不安地握著雙手,等待他告訴自己最壞的結果。

要是體檢報告冇有問題,他也不用親自跑到這邊來。

“姑姑,你的體檢報告,顯示乳腺的病變變嚴重,不能再采用中藥治療,相關的醫生我已經幫你聯絡好,明天就去住院吧。”慕少淩冇有隱瞞,阮漫微也不是容易糊弄的人,他實話實說。

這樣阮漫微也能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再堅持中藥治療。

“怎麼可能,上次的體檢還好好的……”阮漫微不敢相信地搖了搖頭,上次檢查顯示中藥調理控製得很好,怎麼可能幾個月就惡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