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是有人不顧一切,按照卓陀淩空的吩咐,當真要去放弓箭去殺逃進皇都的大軍。

那今天晚上,就得擔心自己的腦袋,會不會被北蠻大軍中的其他兄弟給割下來。

轟隆隆!!!

城門處,北蠻大軍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衝進了皇都,再也無法阻止。

卓陀淩空近乎呆滯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臉皮不斷的顫動著。

這一場進攻,竟然反過來被那大盛盛王給利用了!

那大盛盛王不去斬殺這些北蠻大軍,反倒是放任這些人進入皇城之中,無非就是要在北蠻皇都中造成騷亂。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不隻是兩軍對壘,更是他與那大盛盛王的較量。

雙方之間已經置身於棋盤之上了,一步錯便會步步錯,最後導致滿盤皆輸。

一旁,守軍將領看著卓陀淩空,注意到他臉上的陰晴不定臉色,彷彿終於回過神來,急忙湊上前去。

“丞相,城頭之上,萬萬不可久留!”

“那蕩北軍或許還有著紅衣大炮,咱們先行躲避開來,切莫讓蕩北軍一鼓作氣,殺進我們皇都纔是!”

眼下,無論卓陀淩空是否想要阻止北蠻大軍進入皇都,可也都已經來不及了。

他們還有著更為緊迫的問題,要提防蕩北軍藉此殺進來!

然而,卓陀淩空卻搖了搖頭。

猙獰著臉,艱難的站起身子。

“蕩北軍不會殺進來了。”

“他們要做的,全都已經做到了。”

“是要讓我們北蠻皇都不攻自破!”

“這般歹毒的陰謀,那大盛盛王,是老夫低估他了。”

到了現在,他也已經理清楚了趙錚的意圖。

既然趙錚會放北蠻大軍進入皇都,那便意味著,蕩北軍不會進一步攻打皇都。

而是要讓這些逃回皇都的大軍,擾亂整個北蠻皇都的軍心!

尤其是今日,蕩北軍用那迫擊炮和紅衣大炮徹底擊潰了北蠻大軍,這已經給北蠻大軍所有人的心頭都蒙上了一層霧霾。

今後也不知是否還有人膽敢去應對蕩北軍?

這纔是那大盛盛王真正強加給北蠻皇都的!

想到這些,他一邊走下城頭,一邊向著四周沉聲下令。

“派人出去,將所有逃回皇都的大軍全部集結起來。”

“不可讓他們與其他的將士們接觸。”

“另外,立即給我調動大軍,鎮守住城門,無論是修築什麼防禦工事,都務必得給老夫防住蕩北軍所施用的迫擊炮和紅衣大炮!”

他必須得做戰敗處理了。

四周的將士急忙應聲,不敢有絲毫的反駁。

他們都很清楚,這位丞相已經盛怒到極點了。

按照丞相的性自,天知道,接下來北蠻皇都中會發生什麼?

而這時,正向著城樓下走去的卓陀淩空像是又想到了什麼,冷聲開口。

“立即傳訊陛下,火速召開群臣朝會。”

“另外,去把兀圖颶風給我找來。”

今日一戰,兀圖颶風竟然冇有聽從他的命令,以至於放任北蠻大軍進入了皇都中。

他勢必得為這些,做出一些應對。

……

北蠻皇都外。

蕩北軍在進行著最後一輪的轟擊。

滾滾的烈焰灼燒四方,將北蠻皇都與蕩北軍中間相隔起來,如同一座烈焰形成的天塹,任何人都無法跨越。

盧天罡等人各自收攏大軍退回了趙錚這邊,向趙錚彙報著戰況。

“殿下,那五萬北蠻大軍中,葬身於我蕩北軍攻擊之下的,至少有三萬人馬左右。”

“具體情況目前尚且還難以查明。”

“而我蕩北軍,經此一戰,無一人傷亡。”

“損失了兩成的迫擊炮,轟天雷也損耗四成,紅衣大炮損失倒是就隻有十多顆炮彈,但目前難以回收。”

趙錚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了眼前方,目光彷彿穿過了無窮火海所隔絕的後方,那座宏偉巨大的北蠻皇都。

隨即,他又轉頭看向四方,微微一笑,手臂高高舉起。

“此戰,我軍大勝!”

隨著趙錚的話音落下,四周所有人都緊跟著高呼起來。

“大勝!大勝!”

山呼聲滔滔不絕,響徹四方。

這裡可是北蠻皇都,他們當著北蠻朝廷的麵,擊殺了那麼多的北蠻大軍,更是硬生生打穿了北蠻皇都的城門,放任北蠻大軍逃竄而歸。

縱觀古今,中原之地,曆朝曆代,從未有人達到過這般功績!

而這一切,正是盛王殿下率領他們完成的。

趙錚雙手虛壓,讓大軍再度平靜了下來。

“但我們的戰鬥還遠冇有結束。”

“這座北蠻皇都中,仍舊有著極多的大軍駐守。”

“我們此行不踏平這座北門皇都,絕不迴歸大盛中原之地!”

“不過,北蠻朝廷支撐不了多少時日了,五日之內,本王讓這座北蠻皇都就此被我們蕩北軍鎖踏平!”

“接下來,將士們整理戰場,趕回營帳。”

這下子,四周所有將士的情緒愈發激昂了。

“殿下萬勝,殿下萬勝!”

他們在齊齊高呼著,看著趙錚的目光中充滿了狂熱與恭敬。

而一旁,三聖宮等人心頭也都充滿了驚動。

五日之內,攻破北蠻皇都?

這他們並非懷疑趙錚,實在是這太過難以想象了。

北蠻皇都可不是海達爾城所能相比的,這是整個北蠻大地的心臟。

北蠻朝廷到了這一步,便已經被逼到絕境上了,勢必會做輸死頑抗。

可殿下到底要如何攻破這座北蠻皇都?

趙錚將四周眾人的反應收歸眼底,已經明白了他們心中所想。

但他並未將自己的計劃全部說出來,就隻是簡單的提了一句。

“今日放過的這兩萬來個北蠻大軍,還隻是一切的苗頭。”

“接下來,本王會讓這座北蠻皇都一點一點的土崩瓦解!”

話音落下,趙錚不再多說什麼,調轉馬匹,向著後方趕去。

他會用這逃回北蠻皇都的兩萬大軍,當作火引子,點燃整座北蠻皇都!

而原地,商聖公和盧天罡等人麵麵相覷,各自陷入了沉思。

這兩萬大軍竟然是殿下故意放過去的?

那殿下肯定對此……還有著其他的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