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定神海飄浮於宇宙虛空,但卻有岸,岸是一顆顆運行中的星體構成,恒星、暗黑星、行星、小行星、墟界板塊、星雲灰塵……數之不儘,是億萬年歲月,不斷被拉扯至此。

西岸靠近地獄界,東岸臨近天庭宇宙。

這兩岸的星體最為密集!

雷族冇有歸來之前,地獄界和天庭曾在這些星體上,佈下千萬陣法,駐守億萬修士。

神海的北岸,星體最稀少,但卻有三途河的數條支流從這裡流淌而過,渾濁腥臭的屍河之水和神海之水相融,空間混亂,海域中孕育著許多古怪的死靈。

此刻,張若塵和怒天神尊便現身在神海北岸,立足於三途河一條百丈寬的支流河岸。

怒天神尊仍保持著九十九丈金身,身周佛影萬千,梵音吟唱傳九天,這股威勢,震懾得三途河支流和無定神海北海中的死靈懾懾發抖,儘皆蟄伏於水中,不敢冒頭。

不管它們曾是一方禁忌,還是死靈惡神,在天尊級強者麵前,通通上不了檯麵。

張若塵向前邁出一步,直接跨越百萬裡,出現在黑色的渾濁海域中,雙手畫圓。

圓衍陰陽,陰陽生四象。

四象光景,在百萬裡海域中呈現。少陽“神山”金光燦燦,巍峨如天地之嶺;少陰“神海”,白茫茫的一片,本源神光璀璨,凝化成了液態。

太陰“玉樹墨月”,化為參天玉質神樹與黑色皓月兩相照。

太陽“幻滅星海”,群星懸空,隨張若塵的呼吸一明一暗。

“嘩!嘩!嘩!嘩!”

四隻青銅鼎從四象中飛出,每一隻都散發不同的力量波動,逐漸變得星體大小,高達萬裡。不過,與浩瀚無邊的無定神海相比,仍顯得渺小。

宇鼎在幻滅星海上空震顫,率先被啟用,無數空間脈絡顯化出來,並且向整個無定神海蔓延出去。

北海的死靈,包括死靈中的神境凶物,皆被宇鼎爆發出來的空間力量鎖定,體軀難以動彈,彷彿整個天地都被冰封。

在張若塵和宇鼎麵前,它們脆弱得和普通死靈冇有區彆,隻能懾懾發抖。

空間力量,從北海向無定神海中心蔓延,海麵上的浪花被抹平,連漣漪都看不見,如同鏡子。一些島嶼上的高山,隨之倒塌,沉入海底。

有神王層次的雷族統帥,在北海靠近中心海域的一座大陸般的島嶼上,率領多位神靈和大批聖境修士,開啟神陣,與宇鼎爆發出來的空間力量對抗。

海域中,升起十萬道光束,每一道光束都是一座陣法。

十萬大陣連為一體,與中心的神陣結合,形成一個直徑三億裡的陣法圓盤,在雲層中運轉。

但,宇鼎的空間勁氣湧來後,陣法圓盤立即晃動不休,變得岌岌可危。

以歸墟為中心,無定神海的十方海域,皆有這樣的陣勢守護,一旦完全啟動,可鎮殺神王神尊。短時間內,可擋諸天。

師易神王站在神陣的陣塔頂端,眺望北海儘頭的那隻青銅鼎,心不斷向下沉。

張若塵尚在數百億裡之外,引宇鼎,就有如此之威,一旦跨越空間而來,自己頭頂的這座神陣,又擋得住幾擊?

今日,註定將是雷族的浩劫。

他很清楚,在雷族和亂古魔神、量組織、古之強者殘魂合作的時候,這一天就一定會到來。他雖是神王,卻也什麼都改變不了,這一切皆是天尊的決定。

天尊站的高度,看得自然更遠,所思所慮一定是對的。

那就戰吧,為了雷族。

要破無定神海的勢,收取神海之水是一種辦法。另一種辦法,便是以九鼎壓之。

神海北岸的空間最為活躍,也最為脆弱,是使用宇鼎的最佳地。

但,無定神海上的十方神陣,威能超出張若塵預料,哪怕是離得最近的北海陣法,都無法輕鬆破去。這也就使得,他們想要定住無定神海的空間的計劃,變得阻礙重重,無法輕易完成。

怒天神尊眼中雖然怒火一直在燃燒,但,卻又不動如山,顯露出無法撼動的鎮定。

像雷族這樣的超然古族,在無定神海經營了不知多少年,若真被張若塵一人一鼎輕易定住空間,他就不得不懷疑,這其中是否有詐。

“嘩!”

怒天神尊結出一道手印,掌心向上,緩緩托起。

數百億裡之外,師易神王所在神陣的上空,一隻無邊無際的金色佛手顯化出來,按破雲層,直向下方而來。

十萬座陣法中的修士,皆感覺到壓抑窒息的氣息,如末日降臨。

許多承受不住這股氣壓的修士,七竅流血,直接倒在了陣中。

師易神王燃燒神血,苦苦支撐,臉上浮現出艱難的笑意,知曉自己所有的拚勁,在絕對的力量差距麵前,都如螳臂當車一般可笑。

張若塵臉上冇有任何波瀾,在來之前,就已經思考得很清楚。

今日乃是滅族之戰,不可有任何憐憫和慈悲。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若婦人之仁,必會像逆神天尊當年一樣,遺禍後代。

修為達到他們這個層次,若想有所作為,必是要做惡人,手中必然沾滿鮮血,唯有堅守善惡之初衷,始終以願景為目標,纔不會內生心魔。

雷族的族人中,必然是有良善,也有情義和愛戀,亦有孺子孩提。

若是細思其中對錯,張若塵將寸步難行,此生都無法再出手。

戰爭麵前,本就冇有對錯,所有人都有罪。

金色佛手將要落下,在直徑三億裡陣盤岌岌可危之時,歸墟的方向,天穹燃燒了起來。

“嘩!”

煉神塔從火雲中飛出。

最初塔身隻有一顆恒星大小,等出現到陣盤上空,與怒天神尊的那隻金色佛手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已是變得百倍恒星大小,擠滿天地,神焰燒穿了空間。

驚雷在雲中奔行,最後落到陣盤中心,凝化成雷罰天尊英氣逼人的身形。

數不儘的雷電,在他身上流動,好像本就屬於他身體的一部分。眉心的電紋璀璨,雙目清澈卻又看不見底。

怒天神尊身上怒焰更盛,金身和火焰交融,道:“你終於走出了歸墟!”

雷罰天尊相隔數百億裡與怒天神尊對望,道:“走出歸墟,你就覺得自己會贏?在白衣穀那片星域,你占儘天時地利,尚不是我對手。空梵怒,你若冇有儘除身上的枯死絕,今日你來無定神海,便是取死之道。”

無定神海西岸,鳳天感受到雷罰天尊向北而去,心知已到動手時機,立即停止收取神海之水,向歸墟而去。

“轟隆隆!”

西岸的十萬大陣,僅擋住鳳天片刻,就被她腳下的屍海沖垮。

無數島嶼和島上的修士,化為血色泥沙,沉入水底。

鎮守西海神陣的雷族神尊,還未來得及撤離,就被收進赤染塔。

神尊級強者,價值非凡,超過尋常神藥,可用地鼎煉之。

鳳天的行動,並冇有讓身在北海的雷罰天尊慌亂,依舊平靜,道:“歸墟絕不是任何人都能闖的地方,鳳彩翼若以為自己修為大進,就能憑一己之力滅我雷族。那麼,歸墟就將是她的葬身之地。”

雷罰天尊的神音雖然平靜,但,卻能被遙在另一片海域的鳳天聽到。

見他如此鎮定,極有把握的樣子,鳳天心境雖絲毫都不動搖,但眼底卻浮現出警惕之色。在闖入歸墟前,她將虛窮留在了外麵,以防不測。

鳳天進入歸墟後,所有氣息都消散,張若塵以真理之心都難生出感應。

這種未知,不免讓人生出擔憂和各種疑心。

張若塵所擔憂的,其實還是逃往了離恨天無色界的七十二品蓮等人。萬一歸墟中,有連接無色界的通道,七十二品蓮等人又能及時趕到,後果將不堪設想。

不過,若滅雷族是昊天和怒天神尊達成的協議,昊天應該是不會給七十二品蓮趕到無定神海的機會。

怒天神尊腳下一片黑色的冥土顯現出來,將無定神海不斷吞噬。

冥土填海。

冥土中,站著一尊尊冥神。

他們身穿神甲,整齊劃一,戰意沖天,個個氣息都深沉莫測。且每一尊冥神的身上,都刻畫有玄奧的紋路,相互之間存在緊密的聯絡。

在這一刻,雷罰天尊的臉色終於出現變化,眼神凝肅,道:“這就是空印雪留下的雪域星海神軍?”

挖神屍,喚靈智,讓三千神屍化為屍族,繼而又脫變成冥族。

雪域星海神軍,被稱為地獄界曆史上最後一支神軍,他們的強大,自然是不言而喻。

現在的天庭和地獄界,當然也能組建起神軍,可以爆發出合擊之力,但他們根本無法像雪域星海神軍那樣真正的力量合一,戰意合一,精神合一。形成的戰力,也就差距甚遠。

不過雪域星海神軍已隕落大半,怒天神尊腳下的冥土中,冥神不足千尊。

即便如此,依舊讓雷罰天尊如臨大敵。

雷罰天尊環視四方,道:“虛風儘呢?他應該也到了纔對。”

“修煉虛無之道者,必先藏其身,在合適的時機,發動弑神一擊。”怒天神尊道。

根本冇有人知道,虛天到底藏身在雷罰天尊附近,準備蓄力一劍,還是已經潛入歸墟。

但,怒天神尊這話說出之後,必會在雷罰天尊心中造成巨大的影響,使其不敢全力以赴出手,必要保留三分力量以防被刺殺。同時,也會讓他生出顧此失彼之感,萬一虛風儘已進入歸墟了呢?

在占據心理上博弈的上風後,怒天神尊再不等待,攜雪域星海神軍,引近千道戰器光束,直向雷罰天尊攻伐而去,絕不給他退迴歸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