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要不了多久的。”餘歡柔聲安撫道。

過了十多分鐘,終於打來了電話,餘歡連忙接通,道:“喂,馬總?對,對,王總現在就在我身邊呢,對,行,那我現在就帶王總過去。”

掛了電話,餘歡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對王春海說:“王總,請這邊走。”

王春海終於享受到了人上人的感覺,對他來說,這種滋味和感覺真是太妙了。

不多時,王春海又被帶去了之前簽合同的辦公室,實際上這裡是工地技術員的辦公室,馬全福偷偷告訴技術員西邊的工地上發生了點事兒,總工讓他過去看看,支走了技術員。

此時的馬全福一身西裝革履,頭髮梳的鋥亮,人長的也不錯,看起來的確有幾分大老闆的氣質。

“哎喲,王總來了,快快快,請坐請坐,那誰,小餘啊,給王總倒水。”馬全福熱情地招呼著。

“好的,馬總。”

馬全福和王春海一同坐到了沙發上,馬全福深知需要速戰速決,於是便直接開門見山地問:“王總,我聽小餘說,你是來追加投資的?”

“對,我還有一筆賠償金還木有拿著。”王春海說。

“來,王總,您喝水。”餘歡將倒水杯輕輕地放在了王春海麵前的茶幾上。

“你先出去吧,我和王總要談生意。”說著,馬全福衝著餘歡使了個眼色。

餘歡明白,這是讓他到外麵去望風。

“那你打算追加投資多少?”馬全福握著手,詢問道。

“六十萬!”王春海一邊說著,一邊衝馬全福比劃了一下手勢。

“六十萬?”馬全福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裝出一副在思考的樣子,說:“這六十萬,也不怎麼多呀。”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馬全福想要探探王春海的底,冇準兒這個男人還是冇有把全部的家當都拿出來。

王春海生怕馬全福不會答應自己,連忙道:“馬總,我知道這六十萬您看不進眼裡,可我一共隻能拿到六十八萬的賠償金。”

“那就六十八萬!”馬全福狠了狠心,直接給王春海來了一個連鍋端。

王春海聞言愣在了那裡,瞪著眼,道:“是這,馬總,我身上現在已經木有錢了,我實話跟你說了吧,我今天過來除了追加投資,我還想投奔你,想讓你給我尋一個住處,填飽肚子。我看司機小餘都戴著黃帽子,不行我也留哈來當監工吧?”

馬全福愣住了,對於這個條件,他還真是著實冇有想到。

本就一切都是幻影泡沫,馬全福自然冇有辦法讓王春海去做監工,他隻好撒謊道:“不行,這個不行,做監工那需要豐富的專業知識,你會蓋房子嗎?你會蓋好幾層的大樓嗎?”

“那……那我咋個整?”王春海問。

馬全福略略想了想,道:“王總,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呢先從工人開始做,管吃管住,先在這兒熟悉環境,反正建的也是咱們的廠,到時候一竣工,你就是車間主任。”

“那行嘛,正好我還帶了點行李,就怕到時候要用上,木想到還真用上咧。”王春海笑著說。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不過有兩件事咱們要有言在先。”

“啥事嘛?”王春海問。

馬全福道:“你也知道,讓你入股本身我就得罪了許多人,多少人眼紅這個產業,多少人想要投資,他們拿著大把大把的錢給我投資,我都木有收哈,就是因為咱倆是老鄉,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咱們老鄉就應該幫老鄉,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對,對著呢。”王春海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