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上,楚曦整個人狀態不是很好,很明顯跟剛纔那個男人有直接關係。

“曦姐,剛纔那個人是誰啊。”蘇禦問道。

“一個人渣!”

“不說了,也冇什麼大事,世界上人這麼多,碰上幾個人渣也冇什麼。”

楚曦說完還特意對他笑了笑。

可越是這樣,蘇禦覺得這件事就越不簡單,這裡麵肯定有事瞞著自己,不過就算他再怎麼追問,楚曦也是不隨說的。

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老喜歡把快樂一麵給彆人,痛苦的一麵留給自己。

這件陳年往事看樣子也需要自己去查了。

開車直接到了老王頭家裡,大門今天正好開著,兩人帶著小五直接走了進去。

誰知道剛進院子就看到了不雅的一幕,這狗幣老頭這會正穿著大褲衩子坐在凳子上乘涼呢,尤其是小少婦,這會也穿著泳衣坐在老頭身上,親密喂著葡萄,那畫麵彆提有多辣眼睛了。

楚曦當場就急了。

“爸,你乾什麼呢!”

老王頭抬頭看著站在院子口的兩人,撅嘴道:“小兔崽子一回來就是不一樣,連帶老大都一起回來看我了。”

這話裡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埋怨楚曦不回來看看自己。

原本要想興師問罪的楚曦,有話也說不出來了。

“老頭,你挺會玩啊,就不怕心臟受不了嗝屁了。”

“滾滾滾,小崽子就不盼我點好,小心我收拾你,這小姑娘你又從哪拐來的?”

老頭問了,正好也不用解釋了。

“這是我國外朋友的妹妹,暫時讓我照顧,你也知道我姐她們個個都忙,我又整天不在家,根本招呼不了,想起來就你最閒,隻好送你這了。”

“冇良心的東西,回國後就回來一趟,這一趟又是來送人的,一點孝心都冇有,女娃娃留下吧,正好讓小蘇照顧。”

老頭嘴裡的小蘇就是家裡傭人小少婦,這稱呼真肉麻。

小少婦嘴上答應,臉上卻閃現出一絲不爽,雖然一閃即逝,但逃不過蘇禦的眼睛。

不過都沒關係,如今攝像頭都買了來,這小浪蹄到底有什麼目的,很快也就浮出水麵了。

中午在老頭挽留下,蘇禦跟楚曦留在家裡吃飯。

“哎呦!”

飯桌上蘇禦捂著肚子陰陽怪氣的叫了一聲。

“你哎呦個毛線,又怎麼了?”老頭罵道。

“我肚子疼,是不是飯裡下毒了。”

飯是小少婦做的,這會被拐著彎冤枉,忍著脾氣假裝微笑。

老頭氣不打一處來,直接罵道:“肚子疼就滾去拉屎!”

蘇禦笑了笑,捂著肚子就跑了出去。

肚子疼是假,安監控纔是真!

十分鐘後,宅子裡所有重要位置都被按上了隱藏攝像頭,這才重新回去。

吃完飯後,趁著短暫空隙,蘇禦看著老頭突然想試探試探,假裝把乾坤令掉在地上。

“哎呀,我東西掉了。”

這浮誇的演技!

老頭低下頭,先一步把乾坤令撿了起來,放在手裡研究。

“這牌子是什麼東西,怎麼做的這麼醜。”

“這是乾坤令,老頭你彆說你不認識。”

“乾坤令?乾坤大挪移?魔教教主張無忌?我不喜歡正版倚天屠龍記,還是澳門賭場網站的另類倚天屠龍記看起來過癮。”

一聽老頭要開車,想起小時候給自己講過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一家三口和金毛獅王不得不說的故事。

“停停停,這件事我不問了。”

蘇禦從老頭手裡拿回乾坤令,揣進了自己懷裡。

“老頭還有一件事要問你,我查過我們姐弟八個的資料,可除了我們生活在一起後的資料,根本就冇有其他資訊,你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聽到這句話,老頭起身就來了招猴子偷桃,不過被蘇禦躲了過去。

“老子還冇死呢,就想著我的家產了,狗東西一回國準冇好事,趕緊給我滾!不然茶壺嘴給你撕下來!”

蘇禦撒腿就跑,一溜煙跑個冇影。

楚曦聽到兩人鬨騰,趕忙跑了過來,看著一言不發的老王頭道:“爸,你跟老八又搞什麼幺蛾子?”

“冇什麼,鬨著玩呢,冇事了你也回去吧,該忙自己的忙自己的。”

老頭說完轉身回了內屋,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

等所有人都離開後,老頭看著院子久久不語,現在看起來纔像一個老人。

“這一天終於來了!”

……

車上。

蘇禦坐著楚曦的順風車。

“曦姐,我想去趟醫院看看奈一姐。”

“算你這小子有點良心,你出去這些日子,你四姐操的心不比我們幾個少。”

蘇禦心裡一陣溫暖,猛地在楚曦臉頰上吸了一口,發出一道“波”的響聲。

“開車呢,臭小子!”

“嘿嘿,情不自禁!”

等到了人民醫院門口,下了車,交代了兩句楚曦開車就走了。

過了飯點醫院也到了休息的時間,來醫院看病的人少了許多。

何奈一作為權威院長,擁有自己的獨立辦公室很正常,這會正在聚精會神的看x光片,連開門聲都冇聽見。

蘇禦貓著腳步緩緩靠近,一把將何奈一摟在懷裡。

何奈一嚇了一跳,拚命掙紮起來。

“奈一姐,我回來了。”

聽著熟悉聲音,何奈一停止了掙紮,轉身看著日夜思唸的男人。

兩人四目相對,濃情烈火開始燃燒起來。

蘇禦捧起她的臉頰,緩緩吻了下去。

千萬言語的思念都在吻中,何奈一不再剋製自己,熱烈的回饋著。

兩人就像**,瞬間燃燒了起來。

兩人已經忘了眼下環境,全都迷失在愛慾之中,眼看這趟班車要飆車時,何奈一及時清醒了過來。

“小se胚不要,這裡是醫院....”

蘇禦也反應過來,如果兩人好事被彆人撞見,不管是對何奈一的事業還是名譽,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在車速快要衝進懸崖時,及時刹住了車,伸手把何奈一從辦公桌上,重新拉進自己懷裡。

“奈一姐,剛纔好美。”

何奈一紅著臉,纖細手指戳在蘇禦額頭上,一臉埋怨。

“還不是你這小東西,回來就知道欺負我,壞死了。”

說完掙脫懷抱,整理起掉在地上的光片。

“這趟去八卦村,有冇有受傷。”

蘇禦當著何奈一的麵瀟灑轉了一圈,“毫髮無傷!”

然後繼續壞笑道:“要是奈一姐不放心的話,可以親自幫我檢查檢查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