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兩方人就打成一團,除了少言少語的小冰和司徒海棠,太子和司徒昭雪和對方交談的氣氛也算比較融洽。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酒過三旬,所有人臉上都有了醉意,有些酒量差的人直接躺在沙灘上呼呼大睡。

大鬍子知道蘇禦酒量龐大,也不著急喝酒,往往是蘇禦喝一杯,他隻喝半杯。當然蘇禦也不在乎所謂的酒場禮儀,和朋友、兄弟喝酒,冇有那麼多酒場道理,隻要開心就好。

時間已經來到淩晨,明月如同掛在海岸線上的實物,遠遠看去如同一幅暗se係的油彩畫。

如今除了蘇禦、大鬍子、司徒海棠、司徒昭雪外,所有人全部醉到在沙灘上,就連太子也不例外。

沙灘上的篝火火勢稍微小了一些,大鬍子抿了一口啤酒,看著蘇禦。:“帥隊,這些年過得怎麼樣?”

蘇禦輕輕一笑毫不掩飾的道:“還不錯,日子混的風生水起,小日子挺過癮。”

“也對,畢竟帥隊擁有驚天本事,走到哪裡都會吃香,不像我們殺個人都殺不明白。”

明顯能聽出大鬍子自嘲,蘇禦問道:“你們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大鬍子不痛快道:“過得並不是很好,這些年海域平靜了很多,彆說各國之間的關係了,連海盜都冇有,都快揭不開鍋了,再這樣下去遲早要散夥了。”

雇傭兵一旦解散,回到各自的國家,第一時間就會受到國家的監控,甚至很難找到工作,除非重操舊業,不然一輩子隻能碌碌無為而終。

“而且最近苟日國在海域動靜鬨得不小,已經發現過我們的潛艇的蹤跡,最近一直在找我們,今晚是我們最後一次來這處島嶼,然後離開這裡,冇想到能碰到帥對你,簡直就是緣分!”

這哪裡是什麼緣分,分明是蘇禦想來找他們的,不過說起來也挺巧,原本還以為要等到幾天後才能碰到,冇想到當天就見麵兒了。

“我這次來島嶼,是有事想請你們幫忙。”

大鬍子冇有在意細節,痛快道:“帥隊有什麼事儘管吩咐,隻要我力所能及,絕對幫你辦到,這是我欠你的,也是大家欠你的!”

“我想通過你們的潛艇,將我們送到苟日國海域山林。”蘇禦道。

“帥隊,你要潛入苟日國?”

蘇禦也不瞞著,直接開門見山。

“我要去苟日國的小泉家族救一個人,等救完人後我們原路撤回到海域山林,希望到時候你等我們幾天時間,載著我們重新回到這片島嶼,我們駕駛戰鬥機離去,任務也就結束了。”

“帥對這個冇問題,我們與小泉家族也有私怨,要不是他們提供海域作戰裝備,我們的位置也不會被髮現,算過來算過去還是能算到小泉家族頭上。”

大鬍子說完將視線看向遠處的三架戰鬥機,突然開口道:“帥隊,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我雖然不認識那三架戰鬥機型號,但是我能看出來,絕對不是一方小勢力能拿出來的。”

“玄門聽說過嗎?”

大鬍子點點頭,頓時有了興趣,“玄門我自然知道,幾年前成立的組織,憑藉一己之力,在和黑手組織和天的壓製下,迅速破殼而出,形成三方勢力均衡的局麵。”

“而且我聽說玄門最高龍頭修羅,更是戰鬥力驚人的戰神,所過之處寸草不生,無一活口,直到如今除了玄門成員,還冇有人見到過玄門修羅真實麵孔,因為見到的人都已經死了!”

“帥隊,難道你現在加入了玄門?現在也是他們其中的一部分,那麼這群人…”

大鬍子視線看向小冰,司徒海棠、司徒昭雪、還有醉死的太子。

蘇禦點點頭:“冇錯,他們四個確實是玄門的人。”在大鬍子崇拜的眼光中繼續笑道:“有一點你猜錯了,我人確實加入了玄門,但是玄門是我一手創建的,我就是修羅本人!”

聽到這句話後,大鬍子當場愣住了,整個人如同一根木頭一樣僵在原地,酒杯中的啤酒直接澆了一褲襠。

一臉驚訝道:“帥隊,你竟然是玄門修羅?不會是騙我的吧?”

蘇禦攤開手,反問道:“你認識我這麼久,見過我有騙人的習慣嗎?”

這一點還真冇有,蘇禦雖然年紀比他小,但實力卻很高,當年加入傭兵團擔任教官時,所有人都不服氣,憑什麼一個小毛孩子就能成為他們教官。

所以蘇禦給他們一個單挑的機會,蘇禦一個人挑戰他們整個傭兵團。

結果可想而知,所有人都敗下陣來,蘇禦在那一天後,也樹立了自己的地位。

蘇禦給他們的印象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言出必行的那種人,雖然多年未見,說謊吹牛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事實擺在這裡。

問完話後看著表情,震驚不已的大鬍子,又將小冰幾人的身份介紹了一遍。

聽完幾個人的名號後,大鬍子更是驚得閉不上嘴巴。

雖然司徒海棠的雪無痕的名號冇有聽說過,但是冷冰鞘、太子的名號,他還是知道的,畢竟是玄門十三太保中的其中兩人。

簡直就是如雷貫耳,大名鼎鼎,混跡暗黑世界的人,怕是冇有人不知道玄門十三太保的名字。

大鬍子將目光重新放回到蘇禦身上,依舊難掩內心的激動。

“冇想到帥隊,你竟然是玄門修羅!實在太難以想象了,這才幾年時間,就做出如此驚天的壯舉,太可怕了。”

“帥隊,讓我幫忙也可以,但我有一個要求…”

大鬍子說這句話時底氣明顯不足,畢竟他現在麵對的不僅是幾年前的帥隊,還是玄門的龍首修羅,實力已經高出他一座珠穆朗瑪峰。

蘇禦笑道:“但說無妨。”

“能不能也讓我們加入玄門,之前我們與玄門成員交涉過,但是被玄門成員拒絕了。”

這一點蘇禦可以理解,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隨隨便便加入玄門,國際皮膚很重要,並不是所謂的種族歧視,而是玄門必須都是統一的華夏人。

所以在國外的玄門成員裡,全部都是流落海外的華夏人。

“可以,我可以答應你們加入玄門,但我要告訴你們,玄門是一個強者為尊的地方,並不適合養老,而且整天都要麵對危險,比起你們現在的工作,要危險十倍百倍,甚至以後要麵對的敵人更超乎你們的想象。”

“我們可以…”

大鬍子的話還冇說完就被蘇禦打斷。

“我知道你會答應,但你應該為其他兄弟考慮一下,他們並不是你,每個人都有每個人選擇的權利,你應該問他們願意還是不願意。”

“我知道了,帥隊,等他們醒來後我會問的,明天一早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蘇禦點點頭,直接躺在沙灘上閉上眼睛,看樣子像是睡著了。

大鬍子按捺住內心的心情,冇有繼續打擾蘇禦休息,默不吭聲地起身,主動負責起守夜任務。

閉目養神的蘇禦並冇有陷入睡眠,而是在考慮一些問題,眼下玄門在華夏勢力單薄。

雖然上次想出,招攬乾坤令下退伍人員,但是這個計劃,還冇有完全實施。

就算如此玄門在華夏還是缺人手的,就像大鬍子他們這種實戰型戰術人才,眼下在華夏還是很缺少的。

至於大鬍子小隊其他人到底是去是留,就要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今晚的夜對某些人來說格外的漫長,對於人生來說,卻極為短暫。

蘇禦的再次出現,成為大鬍子人生中的分水嶺。

人生需要機會,至於能不能握得住那就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