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禦se咪.咪的樣子,全都被金芮依看在眼裡,不用想也知道為什麼了。

有一位這麼漂亮還會穿衣打扮的老媽,是相當痛苦的,母女倆好幾次出去逛街,男人視線全都鎖定在她媽身上,甚至還有男人上來搭訕。

金芮依並不是不漂亮,相反的在容貌上,顏值要抗打一些,不過在女人味道上,要落後不少。

五十歲活了大半輩子的女人,可是知道怎麼走路舒服,蠻腰怎麼扭起來好看。

“媽,你怎麼又穿成這樣就出來了,我這還帶人來了,你趕緊進屋子換衣服去。”

金芮依氣憤中帶著無奈道。

不說還好一說更引起了自個老媽的興趣,瞅著美目使勁往蘇禦身上打量。

等看到蘇禦的神仙顏值後,女人原本平淡容顏上,頓時露出大放異彩的笑容。

“哎呀,小夥子好帥啊…”

不看不打緊,一看直接走神,十八.九歲的少女足,不小心絆倒,整個人往前方摔去。

“啊…”

金芮依老媽輕呼一聲,要是照這個姿勢摔下去,鐵定要破相。

千鈞一髮之際,蘇禦一個箭步向前,伸出手強而有力的臂膀,攬住對方腰肢,抱住失控掀飛的大長腿,最後來了一個居高臨下的眼神,耍帥道:

“美女,你冇事吧。”

見過這個女人第一麵後,在結合金芮依口中描述過的話,在加上年齡的判斷。

蘇禦很快就推斷出,金芮依母親應該是水瓶座。

水瓶座的特性是內冷外熱,就像一個瓶頸口很窄的大花瓶一樣,瓶口看起來雖然很小。

但是隻要有本事,鑽進去的話,裡麵其實是以前原始大森林,在裡麵你要翻跟頭都可以。

所以對付這種女人,就要用居高臨下的眼神,和一條強而有力的臂彎,把她從慾海裡拯救出來。

“小帥哥,手臂好硬啊!”

“謝謝誇獎,你也不賴。”

兩人一高一矮,四目相對。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金芮依看到兩人對上眼,甚至含情脈脈的一幕,內心慌的一批,“原來我纔是那個小醜…”

老金要是在這估計也得來上這麼一句。

不過很快金芮依又反應過來,自己跑題了,帶著情緒大喊道:“你們倆乾嘛呢?”

咳咳!

兩人麵帶尷尬,金芮依老媽神se變化更大,臉頰上還帶著,幾十年難得一見的紅.暈。

“妞妞,彆誤會,我隻是剛纔看到這位小帥哥,心裡生出惺惺相惜,想見恨晚的既視感。”

蘇禦這個時候接話道:“說的對,我們是重英雄惜英雄,後悔冇早點認識。”

說話這句話後,話題一轉,伸手道:“您就是金芮依的媽媽吧,我她的同事,另外還是老金的兄弟。”

“冇想到你就是老金嘴裡,那個一表人才風度翩翩的蘇禦,最近冇少從老金嘴裡聽到你的事,冇想到今個還親自登門了。”

後麵金芮依母親,開始了自我介紹。

她叫付如意,出生在豪門世家,從小衣食無憂,後來一次外出時候,被壞人綁架,當時正好被年輕老金救下。

於是邊擦出火花產出情愫,雖然兩人年齡相差十歲,但也冇隔斷兩人之間的愛情。

蘇禦能猜出,金芮依名字中的芮依兩個字,應該就是照著如意兩個字,衍生出來的。

“我跟芮依是同事,跟老金是兄弟,不知道該稱呼您為嫂子,還是阿姨呢?”

付如意嫵媚一笑:“咱們各論各的,你還隨著老金的稱呼叫我一聲嫂子吧。”

“至於芮依那孩子那邊,你們隨便叫吧,反正啥事也不耽誤在,一個輩分上,你說是不是啊,芮依。”

付如意特意把金芮依拉進話題裡,甚至還偷偷朝她眨了眨大眼睛。

金芮依心裡一陣苦惱,當女兒的怎麼會不明白,自個這漂亮老媽,又在亂點鴛鴦譜了。

“嫂子好。”

蘇禦客氣重新打了個招呼,甚至把手伸了出去。

付如意也不小氣,伸出纖纖玉手,跟蘇禦手掌握在一起。

臥槽!好滑!

一邊握手,蘇禦還特意對著金芮依,露齒一笑,犯賤的樣子彆提多氣人了。

金芮依看到這一幕,臉都氣變se了。

太過分了,完全把她當空氣。

“蘇禦啊,外麵天冷,趕緊進屋聊吧。”

付如意說完,拉起蘇禦的小手,熱情的往彆墅走。

不過靠近門口的時候,角落裡突然冒出來一個,年紀大約在五十六十歲的男人,體型瘦弱瘦骨嶙峋的,滿是褶皺的皮膚,讓他看起來像是七十歲的樣子。

最為吸睛奪目的地方,就是蒼老麵容上,一直青白se的眼睛,蘇禦一看便知,那隻無光眸子僅是擺設,毫無用處。

兩人相互打量對方,誰都冇有開口說話,等擦肩而過後,蘇禦翹嘴而笑。

這老頭是個高手,甚至實力還不低,雖比不上他,但是放在高手堆裡,絕對是拔尖那種!

冇想到金家這種地方,還藏著這麼一個高手,果然華夏屬於臥虎藏龍的國度。

指不定哪個公園,穿著絲襪晨練跳舞的大爺,就是絕世高手呢!

在華夏要相信一句老話: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潛藏在金家的高手,並不是什麼壞事,反而是幫忙了,如今已經到了實驗基地,準備收網的時候,多出來一個金家高手,總比自己派出人手保護金家好。

誰都知道這群苟日國的間諜,如果完不成任務,會做出什麼狗急跳牆的事!

蘇禦被牽著小手,拉進了彆墅,原本還害怕老金會誤會,不過這會暫時冇在客廳,心裡鬆了一口氣。

付如意給蘇禦倒了一杯茶水,笑道:“聽老金說,你是姬部長介紹纔去的實驗基地,你跟姬部長…”

“我跟姬部長關係很熟,算是親戚關係吧。”

聽到蘇禦這句話,付如意眼神一亮,笑的更開心了。

“這樣吧,蘇禦你這麼優秀,找對象了嗎?不知道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年齡稍微大點介意嗎?你家裡父母,有冇有跟你提過擇偶的建議啊?北城這片區域找沒關係吧?搞科研的女孩子你覺得也麼樣?”

蘇禦:“……”

付如意“嗶哩吧啦”一大罪,直接給蘇禦問傻了,這是在創建擇偶檔案資料嗎?

一邊的金芮依可算是聽明白了,付如意問的這一大堆,哪一條都跟她吻合,這分明就是替她選男人,選老公啊!

“媽,你問他那麼多,你想把人嚇走嗎?”

金芮依一臉不滿,心想讓蘇禦這個死變態給他當老公,瘋了?

付如意也反應過來,剛纔問的確實操之過急了,笑道:“蘇禦,你彆怪我囉嗦,我這也是讓芮依這孩子急著,你看這都一大把年紀了,還不找對象,可把我急死了。”

說完,一把又抓起蘇禦小手,正在喝茶的蘇禦直接嗆了一口。

“咳咳!”

老阿姨可怕,長的漂亮的老阿姨更可怕,太嚇人了!

“媽,你把他嚇著了!”

金芮依也大喊道。

就在場麵極度混亂的時候,老金終於出來就救場了。

“蘇老弟,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