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82章

戰敗?

此等場景,擁有這種安神之效。

簡直……

而,此刻。

黑白球體……純黑球體。

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並未有任何……絢麗的場景出現。

那一刻!

時間彷彿停止!

空間劇烈的波動……陡然消失。

所留下的,隻有二者間慢慢相融在一起。

說是吞噬!

卻又能看到純黑球體……不斷坍塌。

說是炸裂!

卻又在坍塌的同時,將黑白球體融為一體。

不斷來迴轉換著,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在重複!

刹那間!

一道令人無法直視的光亮,陡然以二者為中心散發著!

黑白轉換!

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在此刻……大放異彩!

光亮不斷延伸……

直到將整個櫻花洲……籠罩在內。

奇怪的是!

此等亮光……隻存在於櫻花州!

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如此天地異變,喚醒了櫻花洲所有沉睡中的人們!

與此同時!

那群怪物的駐紮地,也在這種光亮下完全的顯現出來!

一個又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一刻!

櫻花洲的人們,終於知曉藏於黑夜的怪物……真正麵貌!

一個個,就像是被拚接而成!

上半身是牛,下半身是蠍子。

上半身是馬,下半身吃螃蟹。

……

各種各樣……奇形怪狀!

就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一樣,無一不令人膽顫心驚!

再加上那一個個……龐大的體積。

光是看上去,都令人望而生畏!

心中所僅存的一絲幻想,也跟著徹底破滅掉了。

像這種怪物,豈是他們所能抵擋的?

絕望……充斥著每個人的內心!

有的,想要就此了結性命。

有的,卻想趕緊離開這恐怖的地方。

隻要不在這……無論去哪裡都好!

哪怕淪為流浪者,也是一種放縱!

隻可惜,也僅僅隻能在心中想想,僅此而已!

但凡是嘗試逃離櫻花洲板塊的,無一例外全都在踏出範圍內……化為灰燼!

迄今為止,都未曾找到是何原因!

白光一閃而過!

櫻花洲,再次墮入黑暗。

而,此刻。

隸屬於曼德琳的純黑球體……已然破掉!

黑白球體,卻僅僅隻是能量減弱一半。

饒是如此,也是極其恐怖的存在!

光亮的照耀下。

曼德琳漸漸露出了原本的麵……

不對!

應該是……天壤之彆的模樣!

之前那一對,蝴蝶般的翅膀,如今看起來有點支離破碎。

應該說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細弱的骨架,由眼下的粗壯所代替!

其中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很明顯的就能感知到。

除此之外!

額頭處的雙角……已然消失!

讓人不得不,與其那對粗壯的翅膀……聯想起來。

至於……其他的。

並無,太大改變!

若要較真起來,隻能說麵容相比較之前……更加嬌嫩。

猶如出水的芙蓉,令人羨慕不已。

“龜殼破掉了,你也要死了。”

對於曼德琳的改變,薑智慧臉上隻留下一堆笑容。

“哦?”

曼德琳輕蔑一笑,伸出白嫩右手,輕輕一捏便將黑白球拿在了手中。

如此一幕!

令薑智慧,大呼不可能!

破壞龜殼,才僅僅消耗掉一半的能量。

哪裡來的實力,將剩下一半的能量……捏在手中?

難不成……

此時他的身體……比龜殼的硬度還強?

強到連自己的最強一擊,也無法對其造成傷害?

所遭受的打擊……不言而喻。

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改變!

而,此刻。

曼德琳又做出了一個令薑智慧……無法相信的動作!

隻見其捏著黑白光球,慢慢送到嘴邊……緩緩張開朱唇。

像是吃一顆糖,放進嘴裡開始……咀嚼起來!

哢嚓哢嚓……

清脆的聲音,不斷向四周傳播著。

每出現一聲,就像是在薑智慧心中……釘上一根釘子!

劇痛……一波高於一波!

噗!

體內能量的紊亂,加上內心的難以接受。

瞬間便讓蔣智慧,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臉色蒼白的同時,眼神卻未曾有所消減!

如此難以置信的場景,是她從未預想到的結果!

明明移植了……最厲害的異能細胞!

本應該是一覽眾山小,俯視著所有人!

未曾想,卻摔得一敗塗地!

最大的打擊,讓她提不起任何戰鬥的**!

眼下所想要做的,便是讓自身實力強到巔峰,強到讓所有人隻能跪地求饒!

不甘……慢慢的占據著不可思議!

那種不服輸的精神,在此刻陡然攀升到了極點!

放到以前,這種情況下必然要逃離!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如今,她卻燃起了極高的戰意!

而,此刻。

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從遠處襲來!

儘所能去抵擋,還是受了不輕的傷!

嘩啦啦……

半跪在地上,狂吐之鮮血!

戰意……漸漸消散。

什麼……都冇有感覺到!

卻……又受了這麼重的傷!

唯一所知曉的,便是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氣息……陳縱橫!

倘若對曼德琳……還有一戰!

但對陳縱橫,好似連反抗的餘力都冇有!

他……比她還強!

強到讓人……提不起戰意!

所存在下來的隻有……逃跑!

“想跑?”

赫然間,陳縱橫已然來到了她的身邊。

“這就是你的實力嗎?”

薑智慧抬頭望去,那一臉淡然的模樣,絲毫冇有將自己放在眼裡!

有的……隻是人類看向螞蟻的眼神。

那種蔑視與毫不在意,充斥著眼眶!

“能讓我死的明白?”

聞言,陳縱橫依舊麵無表情,吐露出三個字,“你……不……配。”

說話間。

淩空扇了一巴掌!

西瓜當場炸裂,隻留下失首的身子。

刹那間!

陳縱橫多了一道身影,二話不說立馬蹲了下去……儘情的去享受這鮮血所帶來的洗禮。

直至……一掃而空!

“我還以為……你不會出手。”

曼德琳滿意的舔了舔嘴唇,笑盈盈的望著陳縱橫。

剛纔那一幕,僅僅隻是幻象罷了。

在,純黑球裡徹底炸裂之時,曼德琳就已經受了極其嚴重的傷!

可……

她還是一如往常的淡定,做出了令薑智慧無法接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