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知道太後一向霸道,平常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但蘇棠是他才封的公主,豈容她太後欺負,何況就算他這個皇上答應,皇叔和靖南王也不會同意。

皇上看著太後,“太後偏幫宋國公府,隻會把事情越鬨越大。”

雖然皇上說的偏幫是事實,但這話太後不愛聽,“哀家怎麼就偏幫了,靖南王府二少爺奪人所愛難道不是事實嗎?”

皇上聽笑了,“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宋國公夫人的一麵之詞,太後深信不疑還直接下懿旨逼賈大夫就範,不怕傳揚出去,有損太後威嚴?”

皇上話音一落,宋皇後就道,“宋國公夫人所言句句屬實,冇有半句虛言。”

皇上眸光掃向宋皇後,冷笑一聲,“皇後是覺得靖南王府三姑娘肚子裡的孩子冇了,就冇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懷的身孕了是嗎?”

“你告訴朕,宋國公世子和右相女兒兩情相悅,情投意合,非彼此不娶,宋國公世子又是怎麼讓靖南王府三姑娘先懷上身孕的?!”

“你身為皇後,可知道欺瞞太後是什麼罪名?!”

說到最後,皇上聲音淩厲起來,宋皇後後背一僵,噗通一聲給皇上跪下,“臣妾不知,皇上息怒。”

皇上眸光冷冷的從宋皇後臉上移向太後,“宋國公世子和右相女兒給靖南王的兒子戴綠帽子,還往人身上潑臟水,太後連事情都冇弄清楚,就如此偏幫宋國公,這就是太後的妥當處置之法?!”

皇上一點麵子冇給太後留,太後臉一陣紅一陣白。

宋皇後跪在地上,哭訴道,“臣妾就那麼一個侄兒,他要廢了,宋國公府就絕後了。”

皇上嗬斥道,“連靖南王世子世子妃共乘一騎都覺得有失體統,自己的侄兒做下這樣丟人現眼的事,就隻幫忙說情,皇後就是這麼做天下女子的表率的?!”

宋皇後臉上一絲血色都冇有了,皇上這話是在說她不配做皇後。

丟下這句,皇上袖子一甩,就直接走人了。

皇上前腳走,後腳太後眼神淩厲的掃向宋皇後,“你們就是這樣拿哀家當槍使的嗎?!”

宋皇後惶恐道,“太後息怒......”

太後倒是想息怒,可自打禦史台被蘇棠逼著彈劾她後宮乾政後,太後的威望就不複從前了,現在下道懿旨,竟然被皇上收回去,太後所剩無幾的威望再一次大損。

太後氣的臉色鐵青。

再說皇上出了永寧宮,元公公緊隨身後,他有個問題想問,強忍著進了禦書房才問出聲,“皇上怎麼知道靖南王府三姑娘先懷的身孕?”

他寸步不離的跟著皇上,靖南王世子世子妃見皇上的時候,他也在場,他很確定他們冇說過這事,而且這樣芝麻綠豆大的事,他們也不會稟告皇上纔是。

皇上斜了元公公一眼,“這樣的小事,朕哪知道?”

“朕信口胡謅的。”

元公公,“......”

被帶歪了。

皇上絕對是被帶歪了。

可誰能帶歪皇上呢?

元公公腦海中驀然浮現蘇棠那張溫和又天真的麵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