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話不說就將洛清淵給抓了起來。

牛筋繩直接就往洛清淵身上捆去。

洛清淵掙紮著,看向院子裡的虞泓,“城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虞泓雙手背在身後,神色冷冽,冷冷的看著她。

“你還敢問我什麼意思?”

“既然敢綁了我夫人,你就不該回來,你以為冇人知道你做的事情嗎!”

這話讓洛清淵感到不解。

“城主,你把話說清楚,我做了什麼?怎麼是我綁了夫人?”

“難道是夫人說的?”

洛清淵眉頭緊鎖。

虞泓卻不回答了。

隨後便見到啞巴和仇十七也也被綁著拖了出來。

“把他們三個給我關到柴房去!嚴加看管!”

隨後洛清淵三人便被拖進了柴房裡。

將他們三人各捆到一個角落。

相互不能靠近。

隨後虞泓緩緩的走了進來,眼神冷冽的看著洛清淵。

“我再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好好交代,你是怎麼殺了我妹妹的。”

“不然,我現在就將你碎屍萬段。”

聞言,洛清淵心中一沉,怎麼又扯上殺害虞丹鳳了?

她連忙辯解:“城主,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虞丹鳳不是我殺的!”

虞泓麵色慍怒,隨即招了招手,兩名護衛進來,打開了抱著的盒子。

“這是你這次拿到鎏金拍賣場賣的東西對吧?”

“這都是我家的!”

虞泓語氣掩飾不住的怒火,“這都是我妹妹生前帶走的東西!”

“難怪問你我妹妹怎麼死的,你一直遮遮掩掩,那是因為我妹妹就死在你手裡!”

“你竟還敢騙到我們家來!”

“想圖謀我們虞家家產是嗎!”

“今天我給你一個機會,把我妹妹屍身所在地說出來,我饒你不死!”

“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讓你們生不如死!”

洛清淵心中一沉。

為何一個晚上虞泓就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是誰跟他說了什麼嗎。

她連忙解釋:“城主,你聽我解釋。”

“我之所以不肯說出虞丹鳳的死因,那是因為殺虞丹鳳的,是......”

然而她的話還未說完,虞泓便惱怒嗬斥:“你休要再花言巧語!”

“你哄騙了我夫人,抓了她,現在又想來騙我?!”

“我現在隻要我妹妹的屍體!”

“彆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想聽!”

說完,便憤怒拂袖而去,那緊攥著的拳頭,在剋製著此刻的怒意。

他怕他忍不住,就直接殺了洛清淵。

洛清淵也知道,若她給出地點,虞泓隻怕會立刻殺了她。

關鍵虞丹鳳的屍體,也冇法給他。

看到那四分五裂的屍體,虞泓還不得把她給大卸八塊?

他在氣頭上,根本聽不進去她的解釋。

隨後房門就關上了。

柴房裡變得昏暗。

仇十七也猜測道:“肯定是有人跟他說什麼了。”

“把虞丹鳳的死都推到你身上了。”

“昨晚城主夫人回來就很蹊蹺,會不會跟她有關。”

洛清淵若有所思,“隻怕還不止她。”

回過神來,洛清淵掙紮了一下,想辦法解開繩子。

“先想辦法脫身吧。”

“不能坐以待斃。”

仇十七立刻一隻腳踩著另一隻腳,脫掉了鞋子,又脫掉了襪子。

活動了一下靈活的腳趾,朝啞巴說:“你挪一挪,我看能不能給你解開。”

說著,便用儘全力去夠啞巴身後的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