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我要讓二姐姐也感受一下我的痛苦。”

慕雨婷瘋狂的瞪著慕卿九,“憑什麼同為慕家的女兒,二姐姐卻可以獨善其身,成為皇後,榮耀無雙,而皇上還能獨寵於你?!而我卻隻能配給薑家那個庶子薑洋?憑什麼?!彆說柳氏,我下毒的人多了去了,之所以回到京城,就是要將二姐姐你在意的一切全都毀掉,等著看好了。”

說著,慕雨婷不等滿喜上前,直接將手中的藥瓶往口中一倒,那是她特意提煉出來的毒素,這一輩子,她已經過夠了。

隻是,就算她七竅溢位黑血,倒地的前一刻,依舊怨毒的看著慕卿九,都怪她嫁給了夜漠塵,讓那個猶如神詆般的人兒眼中隻有她慕卿九。

而她慕雨婷隻能配給那個混蛋薑洋,相恨相殺!

慕卿九看著山洞之中剩餘的藥草,心中大驚,慕雨婷瘋狂的煉製毒藥,數量之多,足以讓數十萬人中毒。

“在京城佈防,一定不能讓毒人蔓延。”

“是,皇後孃娘。”

滿喜和鬼影連忙照辦。

入夜,京城四門突然受到攻擊,那些湧上前來的人都是普通的百姓,他們拿著鐵鍬鋤頭,鋒湧而至,根本就不顧忌守門軍將手中的刀劍,毫無意識的衝上前來。

“皇上,皇後孃娘,那些老百姓皆中了毒。”

東離一時間難以決擇,若是如此殺了,便也太可惜了,可若不是不殺,那些老百姓便要來圍攻守城軍將,這可如何是好?

夜漠塵當即下令,“緊閉城門,不要跟他們有正麵衝突。”

慕卿九命盛晨帶著眾手下將解藥混入水中,再用大水缸將裝好的解藥運至各城門。

“讓那些百姓們服下解藥,壓製他們體內的毒素。”

可那些百姓們現在意識全無,見守城的軍將們不動手,便大著膽子架起人梯,衝上前來。

這些百姓有不少是軍將們的家人,軍將們自然不忍動手,以至於軍將們受傷慘重,城門也將快要失守。

正在此時,遠處有兩條車隊前來,一南一北,人數眾多,看服飾則是璃國和東海國人。

夜漠塵看著手下帶來的密件,心中大喜,“璃王黎昕和東海女帝海淩澤前來盛京城中相助。”

原來,黎昕和海淩澤皆發現在璃國和東海國跟南魏接壤之地有百姓中毒的跡象,他們也覺得奇怪,便暗中跟夜漠塵聯絡。

三國決心齊力找出真凶,讓三國的百姓得到安寧。

慕卿九也將解毒丸的方子給了二國君主,他們感念慕卿九和夜漠塵的相助,特意帶著解藥來幫他們的。

隻見,璃國的軍士和東海國的軍士們上前,將那些百姓按住,同行的車上全是解毒之藥,服下解藥之後的百姓不再躁動,城門口的暴亂也很快被控製住。

黎昕看到慕卿九的瞬間,頓時展顏歡笑,“阿九,好久不見。”

夜漠塵冷臉相向,當即擋在慕卿九的麵前,“璃王彆來無恙。”

“南魏帝果然還是如此小器,看看都不讓。”

黎昕忍不住冷哼,看了四周,南魏朝在夜漠塵和慕卿九的治理下果然國泰民安。

“我璃國的花都城在你們的治理下著實不錯,今日我特意相助,想要你們教我們璃國種植藥草的方法,不知南魏帝可願割愛?”

慕卿九甚懂藥草,如此一來,他便又可以跟慕卿九長時間的接觸了。

慕卿九怎麼會不明白黎昕的心思,“這倒巧了,我之前便組建了一支雷霆戰隊,亂時行軍打仗,安時種植整修皆是一把好手,隊長盛晨,璃王也是見過的,待南魏的事處理的差不多,便讓他教璃王如何種植藥草吧。”

黎昕也不傻,那個盛晨有多厲害,他豈會不知,帶上他怕是璃國還要再割個城池給南魏。

“不必了,隻用你們把方法告訴我們,我們自己回去試便可。”

“嗬嗬,璃王這是怕了?”

陸思悠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他現在跟著海淩澤一起四處遊玩,要不是毒人再起,他都懶得回京城。

“切,說的好像你們東海國不怕似的。”

黎昕的話根本冇有讓陸思悠有所共鳴,拉起海淩澤的手,毫不顧忌的說道:“我和淩澤可不在乎這些身外之物。”

黎昕看了一眼慕卿九,再看向夜漠塵時,眸光微暗,他又豈是個在意身外之物之人?!

若不是璃國的君王,慕卿九是否還會看他一眼?

“夜漠塵,我可從未放棄。”

夜漠塵淡漠的聲音帶著濃濃的警告:“放心,朕絕對不會給你可趁之機。”

“今日之事不過是我還阿九曾經的恩情。”

慕卿九的眼中隻有夜漠塵,讓黎昕的心不由一刺,徑直策馬轉身,灑脫離開,纔是他做為君王最後的倔強。

若是,那時他能放下仇怨,一直留在她的身邊,或許,他便能永遠是她的阿惡了。

京城毒人事情解決,陸思悠也第一時間拉著海淩澤離京出遊。

“彆跟我父侯和母親說我們回來了,省得又要催著我們要孩子,這大好河山還冇玩完,哪能被幼子束縛著。”

慕卿九和夜漠塵相視一笑,他們兩個果然還是小孩子心性。

東離帶領著手下將士們將老百姓的毒全都解了,所有人感恩戴德於皇上皇後的恩情,繼續過自己的小日子。

城門之上,慕卿九和夜漠塵並肩而立,看著曆經風雨後又歸於平靜的京城,感慨萬千。

“阿塵,”

慕卿九看著頭頂的星河,終於問出了那個一直壓在心底的疑惑,“你可有好奇過我的身世?”

就算她說的天衣無縫,可聰明的夜漠塵一直待在她身邊,對於她的異樣又豈會毫無覺察?

夜漠塵淡然一笑,輕攬她入懷,“在我的心中,卿卿是我的妻子,天涯海角,碧落黃泉,皆是如此。”

慕卿九瞭然,這傢夥果然知道。

難怪之前好幾次她調空間裡的東西時,夜漠塵不僅很自覺的轉身,還幫她打掩護。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第一眼便認定。”

夜漠塵的回答讓慕卿九不再糾結,是啊,無論她是誰,無論她來自哪裡,更無論她有什麼特殊能力,隻在他們相遇的第一眼,便已經認定彼此。

二人相視無言,默契一笑。

天空中飄起初雪,行人漸無,地上很快便變得雪白一片,正如他們初見的那晚。

二人相依而立,並肩看天地浩大……

全書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