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都是這樣。”

擎默寒抬手覆在她腦袋上,揉了揉她烏黑髮絲,寬慰著。

孟婉初偏著頭,與他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二人驅車趕往雲莎莎所住的小區,在停車場停好車,擎默寒領著孟婉初輕車熟路的進了單元樓的電梯。

站在電梯裡,孟婉初眼睜睜的看著擎默寒伸手摁了電梯的樓層數——16樓。

她白皙如羊脂玉般的嬌嫩臉頰染上些許複雜,挑了挑眉,意有所指,“輕車熟路啊……”

微微側首,落在擎默寒身上的眼神彆有深意。

僅是一個眼神,便讓擎默寒領悟到她話中含義,他長臂一伸,將她摟入懷中,一手勾起她的下巴,俊顏漾著笑容,“我的小丫頭吃醋了?”

“嘁,我纔不愛吃醋,我愛吃甜的。”

孟婉初拍開他的手,白了她一眼,嬌嗔道。

隨著她話音落下,擎默寒猛地俯身,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舌尖撬開她的唇齒,輕吮著她的舌尖。

突然的熱吻,孟婉初一愣,不等她反應過來時,擎默寒已經直起身,鬆開了她。

然後問道:“甜嗎?”

孟婉初:“……”

親密接吻,分開之後,兩唇之間扯出一道近乎透明的絲,在電梯燈光的照耀下泛著一點星芒。

接吻的拉絲斷開,落在孟婉初的唇瓣,她下意識的舔了一下,搖了搖頭,“甜你個頭。”

“確定?”

擎默寒劍眉輕挑了一下,“我怎麼看有人舔了一下,似是回味無窮呢。”

舔?

孟婉初本能的想了想,後知後覺的發現她剛纔真的舔了一下唇瓣。

頓時一股羞怯湧上心頭,本就白裡透紅的臉頰愈發的紅。

她羞赧的笑了笑,拂袖擦拭著紅唇,打死不承認的搖頭,“就冇有。明明口水都是臭的,怎麼可能甜嘛。”

“是嗎?”

“就是。”

孟婉初點了點頭。

“這麼說來,你肯定冇少吃。”

男人忍俊不禁,又戲謔道:“看不出來,你愛好倒是很別緻。”

“你才喜歡吃口水。”

她吐槽著擎默寒,卻被氣的哭笑不得。

至於口水這事兒,說來話長……

那都是上學時期的事,那時候中午在學校趴在桌子上睡覺,偶爾就會流口水,聞了聞就是臭的。

叮——

電梯門打開。

打斷了孟婉初想要辯駁的話,兩人從電梯裡走了出來,已然下意識的牽著彼此的手,十指相扣。

儘管是隨意的舉動,卻是那樣的默契。

孟婉初走在前麵,站在走廊上,左右看了一遍,“哪邊走?”

“左邊,儘頭的那間。”

擎默寒給她指了個方向。

順著他所指著的方向走去,她走在前,牽著他的手。

男人跟在她身後,看著小女人的背影,目光又遊移到十指相扣的手上。

雖是炎夏,可她纖長玉指微微涼,與他溫熱的手指交織在一起,冰與火的交融,讓一切變得美好。

擎默寒食指在她手背上輕輕摩挲著,感受著她手背細嫩的肌膚,很軟很滑。

哪怕是一個小動作,都讓他情不自禁的唇角勾起淺笑。

或許,這就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