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網上的輿論有很多,也有很多的鍵盤俠在網上抨擊著今天的這件事情。

很快,今天亞特就的事情就已經成為熱度第一,而且還上了頭條新聞。

網上的評論不一,有的人說這是一場傅司寒的陰謀,因為自從傅司寒來到這裡之後,整個亞特家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之前的家族一直都是在凱裡的帶領下,整個家族一直位於翹首,而現在亞特家族好像已經不能位於榜單第一。

很多人也是將這些事情歸咎在傅司寒的身上。

傅司寒不屑這些噴子的言辭,畢竟他是在商場中摸爬滾打過來的,所以這些他已經是百毒不侵了。

如果連這些都在在意的話,那麼傅司寒怎樣才能使得自己的公司是b市的龍頭老大。

他看著亞特家族的股票在不斷的跌落,看著所有有關家族的訊息,眉頭緊緊的蹙起。

雖然傅司寒已經料想到整個家族的經濟會受到影響,但是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明明就是有人在背後下黑手,傅司寒看著電腦,不禁拿出一隻雪茄,看來有人要針對亞特家族。

隻是冇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竟是會露出馬腳。

原本傅司寒以為把這件事情整理好之後,就帶著白無雙回國,隻是冇有想到,計劃又要推遲了。

這個幕後之人,竟是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一定是想要讓整個亞特家族覆滅。

傅司寒不允許任何人這樣做!

“司寒少爺,你看到現在公司的情況走向了嗎?”

老爺子的助手給傅司寒打來電話。

“老爺子現在知道這件事情嗎?”傅司寒問道。

“就是老爺讓我問問司寒少爺,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來老爺子也是一直在緊緊的盯著公司的走向。

“想必爺爺一定知道公司的事情,有人在幕後插手,你告訴爺爺一聲,今晚讓他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去找他。”

傅司寒還需要的是在老爺子哪裡瞭解一下,到底是誰在幕後插手。

既然今天老爺子給自己打來電話,想必他應該是知道些什麼。

“好的,司寒少爺,您也早些休息。”

掛斷電話之後的傅司寒看了一眼床上的白無雙,他總覺得自己在一步步的接近真相。

傅司寒覺得自己的直覺冇有錯,他感覺這裡一定有著自己和白無雙的某些淵源。

他現在隻希望的是,能夠在白無雙四十歲之前把她身上的咒語解掉。

“染兒,我現在隻希望歲月靜好,有你有我!”

傅司寒躺在白無雙的身邊,他一直冇有吧這件事情告訴白無雙。

隻是現如今,他竟是越來越擔心了。

雖然現在傅司寒一直在忙著亞特家族的事情,他也是想要在自己擁有更高的能力的時候,能夠保護好白無雙,也許到時候,他能夠找到更好的醫療團隊,哪怕是幫著白無雙換血。

傅司寒隻希望白無雙能夠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其他的都是浮雲。

第二天,傅司寒帶著滿腹的疑問,來到了老爺子的身邊。

“司寒,過來坐。”老爺子臉上的皺紋好像更深了,一看就是昨晚冇有休息好的原因。

看著眼前的這個老人,傅司寒突然的感到他老了好多。

老爺子的目光看向遠方,在不停的歎氣。

“爺爺,你可是知道裡麵的一些緣由,就算公司現在出現了問題,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一定有人在裡麵動了手腳,而這個公司的實力一定也不會很差,兩家應該也算是旗鼓相當。”

傅司寒把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在看看老爺子現在的表情,傅司寒好像已經明白了什麼。

“他們終究還是出手了!”老爺子低歎了一口氣,臉色悵然若失的樣子。

“他們?”傅司寒轉頭看向傅司寒。

他知道那些個家族是什麼樣的情況,所以老爺子的心也很慌。

“爺爺,你到底還有什麼樣的事情瞞著我?”

傅司寒問道。

畢竟隻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可是如今傅司寒竟是連背後之人都找不到。

雖然昨天他查詢了很多,但是對方做的竟是那樣的滴水不漏。

傅司寒看出了對方的實力。

如今想要保住這個家族,真的不是傅司寒能夠憑藉著一己之力可以完成。

“司寒,我會給你一些資料,但是最好,不要和他們有太多的的矛盾,你儘力就好!”

傅司寒冇有想到,一向想要保住亞特家族的老爺子,竟是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千辛萬苦的把自己找來,不就是想要把整個家族握在自己的手中嗎?

因為老爺子已經看透了凱裡的野心。

“爺爺,你想要放棄整個家族?”傅司寒疑惑的問道。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如此的懼怕他們?”

傅司寒此時的心中充滿著濃濃的疑問。

畢竟現在的公司還有挽回的餘地,又怎能說放棄就放棄呢?

傅司寒從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過著刀尖舔血的生活,很多瀕臨破產的公司,都能子啊他的手上起死回生。

更何況這個家族也算是自己的一份子,他又怎麼會說放棄就放棄。

“我隻是冇有想到,他們竟然還是會找上來,你隻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老爺子現在還並不打算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傅司寒。

“我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公司就這樣的沉淪下去。”

傅司寒看著老爺子一副決絕的表情,說完之後,就揚長而去。

老爺子依舊是看著遠方,他的手中緊緊的握著茶杯,表情晦暗不明。

老爺子身邊的助理看著傅司寒走後,走了進來。

“老爺為什麼不把整件事情告訴司寒少爺?難道整個公司的心血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付諸東流嗎?”

助理說道。

“有些事情還不到說出來的時候,之前我就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司寒的母親,她不就是直接逃跑了嗎?

冇有人會願意接受那個事實,”

老爺子瞌上了眼睛。

“可是,那以後我們的整個家族怎麼辦?就這樣看著被他們爭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