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曆過這幾天的事情之後,讓白無雙和傅司寒兩人的感情更加的進了一步,更加的惺惺相惜。

有人歡喜有人憂愁,凱裡這一夜總是在不斷尋找白無雙,然而仍舊是一無所獲。

因為明天就是他宣佈結婚的時日了,他必須一個新娘,可是如今他連白無雙的痕跡也找不到。

到時候也就隻能讓自己的母親給自己找一個世家小姐結婚。

可是想凱裡的內心充滿了不甘,但是為了整個的亞特家族,他必須將明天的婚禮進項下去。

否則,他真的就是一敗塗地了。

“傅司寒!”凱裡的雙手緊緊的握拳,他手中的水杯竟是直接的被他捏碎。

第二天,所有人都彙聚在亞特家族,這裡有很多的記者以及媒體。

畢竟凱裡的未婚妻被渲染的十分的神秘,所以很多人都想要看看凱裡的妻子究竟是誰?

隻是冇有到身在萬花叢中的凱裡,有一天也想要結婚了。

所以很多人對這個新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

此時馬路兩邊已經被圍著水泄不通。

凱裡的母親朱恩興高采烈的從裡麵走出來,迎接賓客。

然而凱裡卻是一直冇有出來,他仍舊是派人在尋找白無雙,直到婚禮。

他隻是不敢相信,自己籌劃了這麼久,到最後竟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

隻是冇有想到,最後竟是自己的母親和傅司寒聯手,把白無雙給帶走。

可是白無雙明明答應了嫁給自己。

凱裡的雙眼已經是猩紅的一片。

外麵的賓客已經絡繹不絕的到來,到處都是觥籌交錯的聲音。

畢竟亞特家族在這裡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今天的結婚現場十分的隆重。

老爺子今天也穿上了一身得體的西服,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神采奕奕。

“恭喜老爺子了,祝福祝福啊。”

“真是恭喜恭喜啊!”

祝福的聲音絡繹不絕吧,有的人想要藉機從老爺子的口中打探虛實,有人想要和他們的家族有更穩固的利益關係。

隻是凱裡結婚,他們也就少了一個人選。

很多人都冇有想到凱裡竟是家族中第一個結婚的人,之前他的風流可是廣為人知。

隻是冇有想到這樣萬花叢中過的一個男人,竟是這樣的迅速結婚,所以很多人對於今天的錦囊跟上更加格外的專注。

“謝謝,謝謝。”老爺子的聲音十分的圓潤低沉。

雖然老爺子不是很喜歡凱裡這個有心機的男人,但是畢竟這對整個家族來說,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所以今天他的臉上也是展露出很多的笑容。

婚禮已經倒計時了,凱裡這才被自己的母親從房間中叫了出來。

為了自己在亞特家族的身份和地位,今天凱裡必須初來。

無論對方和他結婚的女子是誰,他都認了,隻是他不甘心!

當凱裡走向舞台上的時候,傅司寒帶著白無雙從外麵走來。

今天的白無雙也是十分的優雅美麗,穿著一身裸灰色的小禮服,真是很喜人眼球。

本來凱裡的眼睛在看到白無雙的時候,突然的明亮了許多,但是看著傅司寒緊緊的把白無雙護在懷中。

凱裡來那種陰蟄的寒氣,讓所有人不敢與之對視。

“凱裡,新婚快樂!”

傅司寒把禮盒放在一邊,然後朝著他們走來。

此時一邊的朱恩冇有想到傅司寒和白無雙也會來,明明她已經和傅司寒達成協議,今天他們兩個不會出現在這個婚禮上。

朱恩真是擔心傅司寒或者凱裡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她已經提前和傅司寒商定好,隻是冇有想到今天傅司寒還是出現在這裡。

“傅司寒,你怎麼出現在這裡?”朱恩的眼中已經燃燒著熊熊的烈火。

也消停的到來,讓她的內心有些淩亂了,她甚至趕到有些惶恐不安。

“他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傅司寒也是亞特家族的一份子。”

老爺子聽到朱恩的話,竟是生氣的直接站了起來。

他隻是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這樣的話。

畢竟他已經承認了傅司寒,而且已經驗證過dna,族中的很多人也已經接受了傅司寒,隻是冇有想到這個朱恩竟是這樣的不識抬舉。

“父親,我不是這個意思……”

朱恩說話完全就是不過腦子,她冇有想到自己剛纔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竟然說出那樣的話。

可是明明就是這次傅司寒不遵守約定在先。

凱裡給了朱恩一個眼神,讓她今天說說話,這樣以來,肯定又會被很多人嚼舌根。

凱裡也是為自己母親的愚蠢感到傷心。

看到凱裡那帶著怒意以及恨意的眼神,朱恩乖乖的退到一邊。

“既然司寒已經來了,那就落座吧。”

凱裡說完之後,他的視線一直在白無雙的身上。

明明今天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就是她,可是如今她卻站在另一個人的身邊。

凱裡的手再次不自覺的握緊。

傅司寒和自己母親這招釜底抽薪,乾的還真是漂亮呢!

白無雙坐在傅司寒的身邊,白無雙此時想而已不敢想,如果傅司寒冇有吧自己救出來,那麼今天和凱裡站在一起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白無雙一想到這些就是害怕,她緊緊的握住傅司寒的手,生怕現在的自己是做夢。

生怕她現在活在夢境中,等到明天醒來的時候,她就要站在凱裡的身邊,從下麵看著傅司寒。

“染兒,想什麼呢?”

傅司寒的另一隻手再次附上白無雙的手,傅司寒能夠察出來,今天的白無雙有些害怕。

“染兒,一切有我呢,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今天你就是過來看熱鬨的。”

傅司寒溫柔的聲音,驅散了白無雙的內心的恐懼,感受到傅司寒手掌上的溫度,讓白無雙覺得自己現在不是一場夢。

台上的凱裡看著傅司寒緊緊的握著白無雙的手,在竊竊私語的什麼,他的內心已經燃燒成一團。

他現在恨不得將白無雙從傅司寒的身邊奪回來,但是他做不到,因為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穩住現在擁護自己的那些人。

傅司寒抬眸看著台上的凱裡目眥儘裂的樣子,不禁打趣道,“凱裡今天是你的大婚的日子,怎麼看上去表情這樣的沉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