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無雙看著傅司寒那張冷峻的臉上醋意橫生,朝著傅司寒走來。

“司寒,你在我的心中是最帥的男人,冇有任何的小鮮肉能夠超過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白無雙知道,對付傅司寒,這招纔是最管用的。

果然剛纔就像是氣炸的雄獅,在聽到白無雙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像是突然的被撫平的毛的獅子一般。

那盛氣淩人的氣勢也減弱下來。

“司寒,你真的是誤會了,小妮過來找我隻是想要和我談談劇本的事情。

我覺得這個劇本真的很不錯,導演是國際有名的查理,而且整部劇的情節就像是我們從相遇到相愛的過程。”

白無雙把劇本遞到傅司寒的麵前。

傅司寒骨節分明的大手翻看了一下劇本,其實白無雙無論是選擇管理公司,還是去演藝圈,傅司寒都支援白無雙的選擇。

雖然有時候傅司寒也不喜歡白無雙出現在熒屏麵前,但是隻要是白無雙喜歡的,那麼他就會支援。

傅司寒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劇本,看完之後,傅司寒也冇有想到,這個劇本真的就像是為白無雙量身定做的一般。

“染兒,你想要去試試?”傅司寒把劇本合上,一臉柔情的看向白無雙。

“司寒,我覺得這對於我來說就像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劇本。”

傅司寒看的出來,白無雙對這個劇本也是情有獨鐘。

“那染兒既然想要去嘗試一下,我肯定會支援染兒的。”傅司寒若有所思的說道,“染兒知道目前這部劇的男主角嗎?”

白無雙搖搖頭,“男主角目前還冇有訊息,不過應該也會有很多人去試鏡,查理這個導演和其他的導演不同,他隻看中演技。”

傅司寒的腦海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因為現在還不知道結果,所以他冇有把自己想的告訴白無雙。

“那染兒,祝你試鏡成功!”

傅司寒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拿起剛剛合上的劇本,再一次仔細的看了起來。

白無雙突然覺得今天的傅司寒有些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是哪裡怪。

“司寒,我們什麼時候出院啊?”即便是住在最頂級的vip病房中,白無雙還是受不了醫院那一股濃重的消毒水的味道。

“明天再做一個全身的檢查,如果冇有什麼其他的大事,我們就回家。”

傅司寒雙手捧著劇本,窗外的陽光照再傅司寒的身上,傅司寒的側臉完美的展現在自己麵前,因為他們兩個離得比較近,白無雙甚至能夠清楚的看清傅司寒臉上的絨毛。

等了一會兒之後,傅司寒見白無雙冇有說話,於是抬起了雙眸。

正好遇到白無雙的眼睛在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四目相對,白無雙就像是做賊心虛一般的低下了頭。

“那個……司寒,我的身體肯定冇有什麼問題,我現在想要趕緊的回家了。”

白無雙不知道為什麼,都和傅司寒在一起這麼久了,被傅司寒突然的發現自己花癡一般的盯著他看,就像是被抓姦一般的尷尬。

“染兒,還是我比較好看是嗎?”傅司寒的嘴角,噙著一抹壞壞的笑容。

“染兒是不是覺得一輩子都不夠看。”

傅司寒看著白無雙有些泛紅的臉頰,竟是放下劇本,一臉專注的看著白無雙。

其實在傅司寒的心中,他覺得和白無雙在一起,一輩子實在是太短。

他總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今天上午,雖然顧沛琛參加了有關白無雙血型的研討會。

但是最終的結果仍舊不是十分的理想,畢竟他們即使查閱有關的資料,追溯至一百年前。

也冇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所以白無雙就像一個特殊的存在,她的存在也是一個迷。

其實明天的檢查,主要也是針對於白無雙,傅司寒知道,他所受的隻不過是一些皮外傷而已。

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風險,傅司寒最擔心的還是白無雙的身體。

雖然她表麵上看起來並冇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是她體內卻是有著不同於常人的血液。

“司寒,我餓了。”

白無雙的雙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肚子,她確實有些餓了,也是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

“染兒今天你想要吃些什麼?”

傅司寒冇有有打算把這個訊息告訴白無雙。

他想要讓白無雙一直無憂無慮,開開心心的生活,不想讓白無雙的肩膀在承受這些。

這些心酸就讓他一個人承擔吧!

正在白無雙和傅司寒在討論著吃什麼東西的時候,朱薇突然敲響了白無雙的屋門。

“安染,你是不是想吃三鮮小籠包了?”

朱薇來的路上特意給白無雙買的,之前每次白無雙生病的時候。

她總會懷念他們一起經常吃的三鮮小肉包,好像吃了之後,病情就能迅速的好轉一般。

“朱薇……”白無雙看著朱薇拎著慢慢的一屜小籠包,她竟是激動的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

“朱薇,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嗎?你怎麼知道我想吃這個想的快要瘋了。”

即便時間已經過了去很多年,白無雙依舊懷念那個味道。

吃著三鮮餡的包子,好像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的童年。

“我當然知道了!”

朱薇是白無雙最好的閨蜜,她和白無雙之間冇有任何的秘密。

白無雙緊緊的抱著朱薇,當時白無雙聽到朱薇落在雷天手中的時候,她甚至希望擂台你手中的人是自己。

畢竟朱薇是這件事情的無辜受害者。

如今看著朱薇冇有任何的意外,白無雙的整顆心也沉了下來。

白無雙一直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那個很幸運的那個人,因為她有一個疼愛她的哥哥,有一個寵她入骨的司寒,還有一個一直不離不棄的閨蜜。

“朱薇,你回來真好!”白無雙的聲音中還有些哽咽。

“好了,安染,趕緊吃吧,一會兒不熱了就不好了。”

“傅少,不好意思我忘記帶你的飯了?”朱薇聳了聳肩膀。

“你竟然冇有給我多帶一份,難道讓我餓肚子不成?”傅司寒的眉頭緊蹙。

正在此時陸川飛奔的跑了過來,“爺,你的飯在這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