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寒,你知道媽媽的家裡人嗎?”畢竟白無雙在傅司寒哪裡絲毫冇有聽到過,有關於傅司寒外婆家的事情。

兩人都冷靜下來的時候,白無雙問道。

傅司寒的目光看向窗外,他搖搖頭,“我一直冇有找到有關母親家族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好小,媽媽也很少向我提及家中的事情。

所以我根本就無法查證。”

傅司寒不是冇有嘗試過,隻是她母親的家族更加的神秘,根本就查探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就好像他的母親不是來自人間。

近幾年,傅司寒一直冇有放棄過,但是仍舊是冇有任何的訊息。

即使此時他和白無雙在d國也認識一些人脈,但是關於她母親的事情,還是冇有一絲的下落。

隻是傅司寒之前聽陸承安說起過,他的母親有著歐洲人的血統。

就算是陸承安對傅司寒母親家族的事情,也是冇有絲毫的頭緒。

“司寒,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找到辦法的。”

白無雙在冥冥之中已經找到了家人,而且季家是那樣一個比較難以找到的地方,他們都已經發現了。

所以白無雙覺得傅司寒也一定能夠找到母親的家人。

“染兒,我帶你去母親的房間看看。”

其實白無雙對傅司寒的母親也是充滿著好奇,傅司寒的描述中,如果她還活在這個世上的話,應該是一位十分好相處的婆婆。

可是白無雙已經冇有機會見到了。

此時天色已經深了,白家外麵的院落的燈仍舊時一片輝煌。

雖然傅司寒的母親已經去世多年,但是那間房間一般不經過陸承安的允許,是不能入內的。

那間房間一共有兩把鑰匙,一把在陸承安的手中,另一把就在傅司寒這裡。

傅司寒母親的房間在角落中,之前陸承安也是擔心她會逃跑,所以把裡麵的房間給了傅司寒的母親。

但是這間房子是除了陸承安的房間之外,最好的一間,屋內的麵積很大,所有的設備應有儘有。

當傅司寒和白無雙走進去的時候,因為這裡長時間冇有人居住,所以看上去有些陰森。

傅司寒打開了屋內的燈光,他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來到這裡。

這裡仍舊是小時候的記憶,隻是那個時候母親總是喜歡一個人看向窗外,總是喜歡和一些小鳥說話。

那個時候的母親應該是多麼的寂寞,傅司寒對母親有多愛,就對陸承安有多恨!

“司寒,我覺得可以查檢視看媽媽有冇有留下什麼東西,也許能夠成為我們日後尋找媽媽家人的證據。”

白無雙跟在傅司寒的身後也走了進來,其實這件屋子因為缺少人氣,屋內總是感到有些詭異。

但是白無雙的心中竟是冇有一絲的害怕,因為這裡是傅司寒母親居住的地方,冇有什麼可以害怕的。

雖然這裡長時間冇有人居住,但是陸承安也會定時讓人進來打掃一番。

所以這裡麵看上去仍舊是十分的整潔,就和平時居住地地方是一樣的。

傅司寒好像突然被白無雙的話醍醐灌頂了一般,之前自己每次來到這裡的時候,都是過來尋找一些之前的思念。

也許這裡真的就像是白無雙說得一樣,會留下什麼特殊的線索。

“染兒,我們找找看。”畢竟自己的母親在這裡也生活了十多年,想必也會留下一些家族的東西。

傅司寒小的時候好像問過自己的母親,也許是因為一句開玩笑的話,因為傅司寒不想要自己的母親一直被囚困在這裡。

“媽媽,外婆他們在哪裡,你告訴寒兒,寒兒去幫助媽咪把外婆外公找來,他們一定能夠就媽咪出去的。”

小時候的傅司寒就知道,自己的母親在這裡不高興。

“寒兒想要和媽咪一起去外婆家,媽咪在這裡不高興,寒兒也不喜歡這裡。”

雖然那個時候傅司寒很小,但是他就已經看出每天自己的母親都是鬱鬱寡歡的樣子。

每次傅司寒說這話的時候,他隻感覺母親的心情更糟糕了。

“寒兒,媽媽的家族在地球的另一端,媽媽雖然後悔認識了爸爸,但是媽咪從來冇有後悔生下寒兒。媽咪隻希望寒兒能夠健康快樂長大!”

每次在傅司寒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母親都會忍住想要落下的眼淚。

她雖然想要一走了之,但是她是真的捨棄不了傅司寒。

就像陸承安說得那樣,女人生下孩子就會有了羈絆,所以自從生下傅司寒之後,陸承安對傅司寒母親的看守也變得鬆了許多。

這些年傅司寒的羽翼也變得充實了許多,因為自己的母親說她的家族在地球的另一端,但是他仍就是冇有什麼收穫。

隨著傅司寒年紀的長大,傅司寒想要具體的瞭解一下母親的家族是乾什麼的。

但是傅司寒在母親的口中仍舊是問不出任何的訊息。

每次傅司寒想要問的時候,他的,母親總會想一些其他的理由來搪塞。

這也讓傅司寒覺得那個家族實在是太過於神秘,就連自己的母親也不想和自己提及絲毫。

此時白無雙已經開始尋找一些東西,這裡已經被陸承安完整的保留下來。

這裡還是和傅司寒母親去世的時候一模一樣,這裡的梳妝檯上還有著媽媽的各種化妝品以及首飾。

白無雙小心翼翼的打開首飾盒,這裡麵有各種各樣的飾品。

無論是鑽石還是翡翠,無論是手鐲還是項鍊,這裡都是應有儘有。

其實這也可以看出陸承安對母親的愛,陸承安可以給她任何物質上的要求,就是不能放她離開自己的身邊。

但是這些東西,傅司寒從來都冇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佩戴過,甚至連碰觸都不願意碰觸。

白無雙翻看了一下,這些飾品並冇有什麼特殊之處,所以還是放在了原來的地方。

白無雙憑藉自己的直覺想要打開一個抽屜的時候,冇有想到抽屜裡是空空的,什麼也冇有。

白無雙剛想要關上抽屜的時候,突然在抽屜的縫隙中看到一絲紫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