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白無雙早早地起床,她穿了一身比較成熟的職業裝,今天她代表的是白家的身份。

穿上一身條紋的西服,配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畫上一個精緻的妝容,領著一個手提包早早地下樓。看上去成熟穩重然而卻又不失跳脫。

“無雙吃了早飯再出門。”此時白老爺子已經坐在了餐廳,他知道今天白無雙一定會早早的出門,特意囑托李嫂早早地做好了早餐。

“無雙我陪你一塊去,今天我隻是你的司機。”白慕帆開口,他已經在此等候。

無雙走了過來,看到白慕帆和外公在做座位上等著她吃飯,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她和傅司寒在一起吃飯的場景。

那個時候每次她因為害怕工作遲到不想要吃早飯的時候,傅司寒總會想儘辦法讓她吃飯。

每次她都會埋怨傅司寒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暴君,還是會乖乖的吃飯。

隻有最親近的人纔會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你,擔心你有冇有好好的吃飯。

無雙的眼中噙著感動的淚水。

李嫂就把早餐呈了上來,白家在D國多年,早餐仍舊是一些小米粥以及一些青菜。

“這些纔是適合我們中國人的早餐。”白老爺子開口。

“外公,多吃些蔬菜,有益於健康。”白無雙把綠油油的蔬菜夾到白老爺子的麵前。

白老爺子笑的合不攏嘴,“好好好!”

一邊說著,一邊把白無雙夾給他的蔬菜都吃掉。

“外公,這次終於有了能管住你的人了。”白慕帆在一旁也笑著說道。

白老爺子十分的挑食,就是不愛吃蔬菜,在白家誰的話也聽不見去。

白慕帆冇有想到的是,無雙夾給外公的蔬菜,他笑著吃掉了。

“無雙給外公夾的任何菜,外公都愛吃。”白老爺子露出慈祥的笑臉。

“爸,無雙剛來到白家,你就這樣偏心啊。”一向不愛怎麼說話的白紫萱也笑著說道。

李嫂看到其樂融融的一大家,眼中流出了感動的淚水。

她是多久冇有見到老爺子這樣開懷大笑了,整個白家因為白無雙的到來而充滿著生機。

“哈哈哈”白老爺子爽朗的笑聲在屋內迴盪,久久不消散。

“外公既然您愛吃,以後我天天給你夾菜,陪你吃飯。”安染開口。

白無雙能夠感受到來自白家家人中每一個人的疼愛,這種親情讓白無雙十分的感動,這是她二十多年來從冇有過的感受。

這是一個溫馨的家庭,讓她覺得無論自己為之付出多少都是心甘情願的。

“好好好!”無論白無雙給白老爺子夾什麼菜,白老爺子都通通的吃光。

無論即將麵臨著什麼樣的難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飯桌上融洽的氛圍讓她忘卻一會兒將要麵臨的難題。

親情就是這樣,她能夠撫平你心靈上的任何創傷,讓你勇往直前。

“無雙我們過去吧。”白慕帆主動請纓當白無雙的司機,白無雙剛來D國,他還是有些擔心。

“無雙,放手去做,放心一切還有我們呢!”白老爺子開口。

白老爺子也不想讓白無雙壓力太大,她剛剛來到白家,通過言談舉止,白老爺子就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孩子。他打心底喜歡白無雙。

“外公,我們出發了,如果中午我們不能趕回來吃飯,你一定要聽小姨的話,乖乖的吃飯。”安染說。

“無雙,祝你成功!”白慕帆把車子開到了指定地點,然後順便叮囑白無雙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

“放心吧哥哥!”白無雙拿著檔案以及手抓包走了下去。

那個看上去不能經受風雨的姑娘竟然搖身一變,成了職場的乾練女性,白慕帆看著白無雙的背影搖了搖頭。

白無雙踩著高跟鞋優雅的朝著酒店走去,白慕帆在地下停車場等著她。

她來到了酒店的一個角落,她找了一個離門口最近的地方落座。

“小姐,請問你想喝點什麼?”服務員過來詢問。

“一杯橙汁謝謝。”白無雙禮貌的迴應。

另一邊白珍珍和白欣欣竟然也走了過來,令她們冇有想到的是,白無雙竟然比她們快一步到達。

“姐姐,好巧啊,原來你也在這裡呢?”今天的白珍珍打扮的十分的嫵媚,她的妝容畫的十分的妖豔,穿著低口抹胸短裙,稍不注意就能暴露裡麵的風光。

旁邊的白欣欣雖然打扮的冇有白珍珍的妖豔,但是一看也是刻意的收拾過,不過她今天的衣服和妝容倒是有些賞心悅目。可以看出兩人在打扮上都下了一番功夫。

白珍珍和白欣欣兩人竟然主動的坐在了白無雙的旁邊,相必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白無雙不屑與兩人爭論著什麼,畢竟她知道今天來是乾什麼事情的,不能因為逞口舌之快而耽誤了正事。

白無雙的目光一直若有若無的掃視著通道之處,她已經打探清楚,從上麵談完合作的事情,她們隻能從這裡經過。

所以在這裡等待著華菲公司的總裁是明智之舉。

“叮咚”電梯的門鈴突然響了一聲,白無雙保持著警惕,她看了看時間此時出來的應該就是自己想要找的人。

白無雙看到一群人簇擁著想要出來,正在此時白珍珍把先選喝的那杯橙汁倒在了她衣服上。

“姐姐,對不起了,手滑。”白欣欣的嘴角噙著一抹壞笑。

然而此時華菲集團的總裁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了出來,此時白無雙代表的可是白家的身份,所以她趕緊拿著紙巾擦拭著衣服。

“你好,我叫白珍珍,請問你是華菲公司的總裁嗎?”

白珍珍和白欣欣擠上前去,她們是斷不可能放棄這樣千載一逢的機會。

華菲公司的總裁剛纔從電梯中出來的時候,他彷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的內心突然悸動一下,然而在向那邊望去的時候,卻發現什麼也冇有。

“不好意思,我們總裁現在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談,請讓一讓。”

保鏢已經從兩邊走了過來,為他清場。

白珍珍和白欣欣就這樣被拒之門外,然而他們仍舊是不甘心,朝著門外追去。

白無雙還在擦拭著衣服,她冇有想到白欣欣竟然用這樣的手段阻止自己和華菲公司的總裁見麵。

白無雙清理完衣服往前方看去,冇有想到華菲公司的總裁已經出了門。

她趕緊拿著手抓包追了出去,可是還是晚了一步,華菲公司的總裁已經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