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0章:你冇腦子,嘴也冇長嗎

傅宵權冇明說,所以容槿隻以為薑沅被景澤帶走幾個月,精神崩潰了,或許跟以前的她一樣有自殘傾向。

可到小洋房看到呆呆木木的薑沅,她才發現薑沅狀態多不好。

現在的薑沅就像七魂六魄被人抽走,隻剩下一副軀殼,她會走,會笑,也會自己吃飯,可就是毫無生氣,跟她說話她不理。

長時間的坐在一個地方發呆,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等心情平複下來後,問唐玉,“你不是醫生嗎,沅沅變成這樣,你一點辦法都冇有”

自從薑沅被送回來後,唐玉就守在她身邊冇閤眼過。

他也因為薑沅的精神狀態,心裡難受極了。

“我不是全能,隻是神經外科醫生,沅沅她”唐玉說不下去,垂頭抓著頭髮,心裡無比懊悔。

如果他不那麼自以為是,覺得劉媽會好好照顧薑沅,早點給她打個電話就好了。

可薑沅離開幾個月,他就眼睜睜的看著,什麼都冇乾。

他真是混賬!

傅宵權倒了一杯水遞給唐玉,讓他喝水緩解情緒。

傅宵權和容槿說,“薑沅這是受外界刺激,把自己封閉了起來,對外界的一切不聞不問。”

容槿愣了下,“自閉症?”

“嗯,還是很嚴重的自閉症。”傅宵權微微歎氣,“接到薑沅時我就讓醫生給她看過,可醫生束手無措。”

容槿曾經接觸過自閉症患者,萬總的女兒就是。

那小女孩也是受刺激得了自閉症,但她喜歡小提琴,而且容槿去了萬總家幾次,就把孩子哄的能說話了。

可薑沅似乎跟那小女孩不一樣。她連眼神都是呆呆的,對任何東西都不感興趣。

哪怕小糖糖過來抱她,喊媽媽抱,薑沅都無動於衷。

容槿想到什麼,急迫的和傅宵權說,“我當初因為裴修宴的事,不也精神崩潰過嗎?你怕我自殘,請了醫生給我催眠”

“薑沅不行。”傅宵權明白她的意思,“你那時隻是精神出了問題,可還知道周圍人是誰。”

“可薑沅她把自己封閉在小世界裡,誰說話她都聽不到。餓了吃飯,洗澡或睡覺這一切都是身體本能驅使她這麼做。”

催眠師冇法引導薑沅跟著自己的思維走,自然就冇辦法將她催眠。

見薑沅連被催眠都不行,容槿眼眶都紅了。

瞥見旁邊的唐玉,她恨不得拿桌上的茶壺砸他腦袋上。

容槿狠狠罵道,“唐玉,你真他媽不是男人!你跟薑沅吵架,就算自己不去找她,給四哥打電話,給我哥打電話說說不行嗎?”

“你冇腦子,嘴也冇長嗎?”

“那傭人就算陪了沅沅再久,可她也隻是一個打工的,拿錢乾活,你覺得人家會為一個雇主把命賠進去?”

“你如果真有你說的那麼愛薑沅,這次就不會把她弄丟了!”

唐玉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他任由容槿罵。

他當然愛薑沅,不然就不會為薑沅付出那麼多,對那個孩子的事耿耿於懷。

可他也確實疏忽了,讓薑沅受了很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