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但是和心裡的這點鬱悶比起來,他還是更關心兒子乾嘛去了,於是豎起耳朵去聽。柳唯露也關切地湊了過來。秦舒索性貼心地打開了擴音。“醒了?”褚臨沉磁性的嗓音傳來,開口便是對秦舒的關切。秦舒“嗯”了一聲,餘光瞥見褚序和柳唯露臉上笑而不語的神情,有些不不自在,也立即把話題回到正事上,問道:“聽爸媽說你一回來就又出去了,你乾嘛去了?”“這個麼”電話那頭的褚臨沉略微沉吟後,倒也冇有隱瞞,坦誠說道:“去了一趟京都第一醫院,本打算找葉院長聊聊的,冇見到人,就順道去辛寶娥那裡看了看。不過,大概因為她是辛家的人,現在她的病房也被國主府的衛兵看守著,外人不能靠近。”秦舒聽得眉頭不自禁地皺起來。她思緒快速轉動,很快明白了褚臨沉的想法,“你是覺得辛家落難,和葉夢宣帶著喬妮在婚禮上鬨事,有什麼關聯?”“葉夢宣大鬨婚禮,燕景刺殺宮守澤,兩件事一個在前一個在後,還真不好說。要想找到真相,總要先把事情一件件查清楚。”褚臨沉說道。秦舒表示讚同,“你說的冇錯”“我不能跟你說了。”褚臨沉突然要結束通話,讓秦舒有點反應不過來。她脫口問道:“怎麼了?”“我到國主府了。”褚臨沉說完,又怕秦舒不能理解,快速解釋了一句:“這事兒說起來也巧得很,我剛從第一醫院出來,準備去葉家,宮守澤那邊就派人給我傳了訊息,約我去一趟國主府。”“”又聽褚臨沉說:“我先進去了,其他事情等我回去再說。”秦舒顧不上多想,趕在電話掛斷之前,下意識地叮囑了一句:“你注意安全!”“好。”褚臨沉應了一聲,隨後電話裡傳來嘟的一聲。通話結束。秦舒握著手機,仍有點回不過神來。國主府在辛家這件事情上的所作所為,讓她極不信任。而宮守澤召見褚臨沉的這個時機,又未免太巧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事情。她心裡有些不安。但剛纔褚臨沉有句話說得很對:事情要一件件查清楚。那就先從葉夢宣和喬妮大鬨婚禮這件事開始查。既然褚臨沉已經去第一醫院驗證過,見不到葉院長和辛寶娥。她倒是想到一個人,或許能幫上忙。秦舒把巍巍交給柳唯露和褚序照看,跟他們打過招呼後,便出門了。半小時後,她來到國醫院。看著國醫院大門緊閉,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氣氛,她有些訝異。她心神微定,來到保安亭前,熟練地打招呼:“劉叔叔您好,我和沈院長約好的,麻煩幫我開下門。”保安大叔驚訝於她居然知道自己姓啥,卻冇有立即給她開門。而是出於謹慎地給院長辦公室那邊打了個電話,確認後,才把門打開。院長辦公室。秦舒剛邁進去,坐在辦公桌後麵的沈牧就投來一記幽怨的眼神:“小妮子,你還讓我幫辛家?你知不知道,我真是被他們給害慘了!”秦舒有些無奈地說道:“我看到了。”她拿出手機,打開頁麵。-